九里香(上)

时间:2020-05-24 14:23:27
















--------------------------------------------------------------------------------



序章



馬榮十六歲時,肆業上海寄居於世交董二哥之家,董二哥出門經商,而董二嫂不慣獨宿,竟作出牆紅杏,於

是馬榮由董二嫂之指導,始知雲雨之情,後董二哥歸,窺破好事,未敢家醜外揚,遂逐馬榮,馬榮迫不得已

,惜別董二嫂,遷至江灣其表兄家去





--------------------------------------------------------------------------------



第一章 誰說風情老無份 夕陽不合照桃花





今天沒有細雨,天空的黑雲,朦朦朧朧的遮著了月亮的白臉,月光在我的西窗下似乎漸漸的消逝了,約莫是

一點鐘的時分,表兄嫂大概都睡了,我溫過今天的功課以後,一個人獨自在花間散步



一陣喁喁私語的聲音,在隔牆的窗縫?送了出來。



為好奇心的驅使,我爬上了約莫五尺多高的圍牆去探看。



啊﹗原來這喁喁的聲音,就是老醫師和他新討來的小奶奶在談笑的。



窗扇半開著,我沈靜著我的呼吸,輕輕的從窗縫裹望了進去。



「啊﹗眼福﹗眼福﹗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前世有修的長緣﹗」我心?這樣的想。



黃醫師的睡床,開著淡籃色的電燈,他的小奶奶是橫躺著的,一絲不掛,那雪白的肌膚,配著藍色的燈光,

就好像月下的石膏像。



啊﹗這真是雲端的女神,夏娃的再生﹗



黃醫師也不穿衣服的坐在床沿上,右手摸著她的寶貝,左手按著了乳峰,他們就這樣的談笑著。



一會兒,黃老把她的腳推開,食指探到花心?去了。



一出一入的抽送著,笑嘻嘻地抹著他那八字形的鬚。



小奶奶也脈脈含情的瞪他一眼,黃老有點起勁了,像小孩般的抱住了乳峰,她嗤嗤的笑了出來。



我看得不耐煩了,恨不得他馬上立功。



約莫過了五分鐘之後,黃老立刻在床邊跪下去把她的兩腿掛在他的肩上,伸出了舌頭在她的陰縫裹舐著,她

好像奇癢般的擺動身體了,黃老才站身來,把躍躍欲試的大雞巴插進去了。



上身像獅子般的壓了下來。他的嘴巴也湊奶奶的嘴邊上去,她忙把他的頭推開,拿了枕邊的毛巾,和黃老拭

著鬍鬚和嘴唇。



黃老笑嘻嘻的說著﹕「不要緊啦,自己的東西,我的寶貝,你舒服嗎﹖」



「骯髒鬼,老骨頭﹗」她含羞般說著,笑咪咪地倍覺使人銷魂。



黃老鼓起了勇氣,忘卻了自己的老,不斷的在奶奶的上面轟炸著。



我的呼吸急促了,一陣慾火又在我的胸上燃燒。



我跳下了圉牆,走到阿蘭的房門邊,



可惜阿蘭的門已關上了,一陣鼻鼾的餘音,輕輕地從門縫送出來。轉身回臥室,也不知什麼時分才跑進了睡鄉。







--------------------------------------------------------------------------------



第二章 但願牡丹花下死 嬴得做鬼亦風流





表嫂的肚子膨脤得厲害了,似乎在一星期內將要臨盆,因此表哥新雇了一位姓林的婆媽。



她的年紀約莫三十多歲,穿著一套黑綢的衫褲,臉上撲了一些稀簿的白粉,談笑之間,嘴邊露著皺紋般的梨

渦,配合她眼角的幾條紋線,雖然是徐娘半老,而豐韻猶存,我知其貌尚不減於當年啊﹗



她來工作的第一天,恰巧是星期日,我沒有上學校去。



她一進門,我便把她瞪了一眼,她冶笑般的,似乎在鄙視我這年輕的孩子。



她和阿蘭睡在同一臥室,早上,她們兩人都一同起身做工,因此我變成沒有機會和阿蘭接近了。



時間過得真快,匆勿地在這性的煩悶中閃過了幾天。



今天晚上九點鐘的時候,表嫂肚裹微痛了,表哥叫婆媽坐黃包車快請醫生去,阿籣也快到廚房?生火煮水。



我要解除幾天來的苦悶,這是再好沒有的機會了。



四顧無人,慾火急得在胸上燃燒,跑上前去,像餓虎般的把阿蘭的唇狂吻。



「走開去,阿嬸回來了,她看見不好意思啊﹗」阿蘭推開我的說。



「她那裹有這麼快就回來?」



我緊抱著的說,不住的在她的嘴上肩上、脖子上一直吻到胸前。



「這裹不方便啦﹗」阿蘭又推開我的說。



我急得甚麼話都說不出來,用力把她抱到她的房中。



要拉開她的褲子時,阿蘭忙關了電燈,我不管三七廿一的把肉棍插了進去。



但是,我太緊張,一觸即發的便丟了。



「阿蘭,為何關了燈?」



婆媽站在房門口的說,我快跑出了房門,紅著臉,微笑的對著她示意著。



阿蘭低著頭也走出門來。



「阿嬸,求你不要把我倆的事告訴哥哥。」



我求饒般的對她說,她也不說甚麼的,問著阿蘭道﹕



「水開了沒有?醫生在房裹要水呀﹗」



阿蘭跑到爐邊,拿開水到樓上嫂嫂的房裹去,林婆媽拿了大瓷盆走上二樓,我也回臥室睡覺了。



公雞張開喉嚨,唱了一聲高調時,我才一覺醒來,開了後門,到廁所裹小便,喁喁地聽見阿蘭和林婆媽還沒

有睡,為要知道嫂嫂的嬰孩是男女,所以走近她的門前細細聲的問著﹕



「阿嬸,你們還沒有睡嗎﹖嫂嫂生男還是生女呢?」



「男的,先生為甚麼還沒有睡呀?」



「是的,我心上有了事,終夜都不成寐,阿嬸,開門,我和你磋商。」



「甚麼事﹖明天再說吧﹗」



她不開門,我也不敢大聲叫喚,我想﹕



晚上的事,她一定憐愛了我,不把這事宣佈出來,我明天當買些東西送給她,能夠和她聯絡起來,在她的肉

體上,或許可得到一點的安慰,和阿蘭也方能夠做起暗地裹的夫妻,但願永遠這樣的在牡丹花下死,因為牡

丹花下的死,是死得做鬼也風流的。



〔凡夫加注﹕牡丹花下的死,並不重於泰山﹗〕



我這樣的想著,緩緩地轉回我的房裹去。







--------------------------------------------------------------------------------



第三章 看春圖林媽情動 觀活劇阿蘭神迷





今天放學同家的時候,順便到先施公司,買了兩罐雪花膏,和六尺絨布,送給林媽和阿蘭。



我自己祇買一盒香檳糖,預備無聊時可以吃著。



在先施門口轉了一個彎,打算要乘汽車回來。



看見路旁一個賣舊書的小販,賣著一些電影明星的相片,有的輕顰淺笑,有的擁抱親吻,我覺得可愛有趣,

問他價銀,為每張二角,便向他買了兩張親嘴的。



他似乎知我之所好,細細聲的說﹕



「先生,還有比較再趣味的,每張五角,你要買的話,我可拿給你看。」



「拿來我看,如果有趣,我當然向你買。」我回答說。



他望著前後無人,在衣裹袋抽出了好幾張。



哇,原來是西人春宮圖﹗



我買了兩張插入書包裹,掉下一元回頭便走了。



晚上,時鐘敲了十下,哥哥在樓上熟睡了,阿蘭的電燈還是開著﹗



我拿了雪花膏和絨布,到她們的門前細細聲說﹕



「林媽,開門,今天我買了東西送你。」



「為什麼要送東西﹖不用多費啦﹗」林媽一面說,一面開著門。



「這些時來都是你替我洗衣服,我很感謝,這些東西給你們兩人做紀念。」



林媽接了布,翻開看著說﹕「多謝,很好的絨布啊﹗」



她翻到底面時,我說﹕「啊﹗今天所買的相片,都夾在?面呢﹖」



我紅著臉,不好意思搶回來,林媽也未看得清楚,笑咪咪的說﹕



「不要緊,甚麼相片?給我看看。」



我說﹕「不可以,你們都不可看的﹗」



阿蘭插嘴,很堅決的說﹕「為甚麼我們不可看?快拿來,我一定要看﹗」



「好,你們要看,千萬不能罵我呀﹗」



「罵你什麼呀﹗」



她們為了好奇心,急於要知這相片究竟是甚麼,我也不客氣的拿出來。



她們一見之下,紅著臉,羞答答地把它丟在地上,嘴?喃喃的好像在罵著壞話,眼睛也脈脈含情般在看我,

我呈著不自然的微笑的說﹕



「剛才說過了,為甚麼還要罵我呢?」



我有點不好意思的,索性把電燈關了。



沈默了一分鐘後,我低聲說﹕「林媽,昨宵我和阿蘭的事,千萬為我守秘密,我是永遠不會忘記你的﹗」



林媽不答,似乎在長籲著氣息,我便拉著她的手,她也靜坐著不動,我的嘴湊近她的耳邊說﹕



「林媽,請你守秘密啦﹗」



她依然不動,我覺得她的氣息急促了,把嘴湊到她的唇上,兩手把她摟到懷裹來。



她伸出了舌頭,不斷在我嘴?打滾了一場,阿蘭走近前說﹕



「好啦,你們到床上去啦,今晚三個人一起也無妨。」



我拉她到床前,阿蘭也偷偷地把門關上了。在漆黑一團中,三個人都抱在一起,吻吻了林媽之後又親親了阿

蘭,時間約莫過了三四個字以後,我們的衣服都脫光了。



我騎上去,一手摸著林媽的乳峰,一手摸著阿蘭的陰道,上邊還吮著林媽的嘴。



林媽抱住了我,兩隻腳向上把我的腿夾住不肯罷休的,似乎向我挑戰了。因此,大雞巴雄糾糾的打進了草門關。



林媽的淫水早已濕淋淋了。我拚命的還在抽送著,祇抽得林媽氣喘籲籲。



阿蘭急得忍不住了,把我頭抱了過來,我便在她的嘴上吻個不休。阿蘭壓在我的身旁,神魂飄動,已不知天

上人間了。



我命令大雞巳,由草門關收兵退出,然衝進了阿蘭的小桃源。再戰幾合,已是『花心輕折露滴牡丹開了』。



伏在阿蘭的身上,不能動彈的休息了片時,林媽未甘罷休的推我仰臥在正面,她自己坐起身來,改用手握著

大雞巴,另一手摸著我的臉龐。



一會兒,她低頭吮著我的嘴巴,經聲的說﹕「先生,疲倦了嗎?不要睡啦﹗」



她一面說,一面把舌尖伸到我嘴裹。



我似乎吮舔著,感覺得溫膩奇癢,我忍不住了,大雞巴又站起身來,林媽忙騎在我身上,把大雞巴拉進她的

陰道去,好像騎馬般的磨擦著。



十分鐘過去之後,她的慾焰已在燃燒了,忙把我抱起來,張開大口把我的兩唇吮到嘴裹去,我們就在這最熱

烈的當兒共同射精和洩身了。



緊抱了一些時間之後,阿蘭已呼呼熟睡了,公雞也唱了三唱,我才開了門,偷偷回歸我的臥室。







--------------------------------------------------------------------------------



第四章 問道黃師求妙術 為誰辛苦為誰忙





太陽落下去的時侯,大地上便罩著深灰色的慘淡,東方的雲?,跳出了一輪銀樣的月亮,一片的黑雲,也陸

績不斷的飛過著,當掩住月亮的臉上時,大地便昏黯起來,這樣時明時晴的姿容,越顯出有趣好看。



我拿了一隻小竹椅,在後園?的九裡香下欣賞著大自然的變幻姿態,覺得人生也好像這樣變幻莫測的啊,詩

一般的景緻,夢一般的情緣,真正寫意。



董二嫂的可愛溫柔,現已成過去的了,阿蘭和林媽的交歡,甚麼時候才終止的呢?我們的事,倘若被表哥知

道了,不知要怎樣鬧出事來,或許表哥會不原諒我,把我的秘密宣佈,或把我斥逐,我將有何面目回家去見

母親呢﹖



不如就這樣子好了,我和她們斷絕往來吧,從今晚起,我要修身養性,去做一個良好的人,我一面想一面懺悔。



忽然一陣柔蜿的巧笑聲,嗤嗤地又送進我的耳朵來。



我費了精神,望著黃醫師的窗上出神。



接著一陣吮吸東西的聲響,呷喋東西的唇聲,和睡床搖動的磨擦聲,湊在一起陣陣地送進我的耳朵來。



我知這又是黃醫師和小奶奶的把戲吧,於是偷偷爬上了粉牆,從窗縫裹望進去,黃醫師正是坐在床前,掌心

盛著好幾粒靈丹,指著它對小奶奶說﹕



「你看,這就是機關槍的子彈呀﹗」



說後把靈丹放在嘴裹,一口的吞下去,再飲上一杯清酒似的,皺著眉,拭拭了嘴巴的爬到床上去。兩隻手捧

奶奶的頭,在她唇上又狂吻了一場。



黃老醫師把小奶奶抱起身來,為她解除內衣短褲,然後把她橫躺了,玩了玩乳峰,摸摸了寶貝,又在肩上輕

經地按著,約莫是過了幾分鐘,黃老師似乎起勁起來,他壓在小奶奶的上面不住的把兩個乳峰吮吸著。



小奶奶已當不起的忙把黃老抱住,黃老俯到下邊去,在奶奶的陰部嗅了兩嗅,好像嗅著開放的玫瑰花似的。



一會兒他陽具已經雄糾糾的躍起來了。



他把奶奶的兩腿夾在己的腋下,站在地上,那東西就插進了去,不斷地在她的小洞裹出沒,好像老漢推車般

的幹著。



我的氣息已急促得不能呼吸了,一陣熾熱的火,不住在我身上燃燒了。



醉醺醺般的跳下粉牆,受了黃老師的刺激,覺得沒有阿籣和林媽,巳是不能再活下去了。



從九裡香下轉了了一個灣,悄悄地走到阿蘭的門前輕呼了三聲。



剛才要和她斷絕來往的念頭,這時的我已是忘記了。



阿蘭和林媽默然沒有起來,四壁都寂沈著,小花狗也跑到我的腳邊搖搖了尾巴,樓上的表哥,似乎是起身了

,大踏著腳步要到下面小便的樣子。



我急忙走進臥室,關上了門,輕輕呼了一口長氣。摸索著棉衾,在回味黃老的事。



黃老剛才為甚麼要吞下靈丹,這靈丹在工作上必有絕大的功能,他年紀這麼老,為什麼還有那樣的工夫?



啊﹗對啦﹗明天我一定要問下去,看他有無妙法教我。



我翻來渡去,終不能成寐,表哥小便後回到樓上去了,一切都死寂的沒有聲息,祇得擁抱著棉衾,昏迷迷的

想像昨宵和李媽般的情況,索性壓在棉衾上面,握著大雞巴幹著手淫的把戲,在一洩如注以後,於是昏沈沈

的跑進了夢鄉。



清早起身,上學校的時候,我回憶黃老的靈丹,便轉身到他的門前,他剛起來喝著好茶呀。



「黃先生早安﹗」我踏進門便打著笑臉的說。



「早安﹗請坐,甚麼事﹖」黃老回答說。



「先生,我近來害了病,請先生妙手。」



「好﹗」黃老點點頭,戴上了遠視鏡,皺著眉注視著我,像在預測我的病因似的。



他叫我伸出了手,按了按脈搏,幾乎思慮了半個鐘頭,才慢慢的對我說﹕



「沒有甚麼病,不過命門火衰,腎水有點缺乏罷了,不要緊,一兩劑便痊瘉啊﹗」



「對啦﹗我實在沒有甚麼病,不過我……。」我笑著、不好意思的說不出來。



「你怎麼啦﹖有病的人不必害羞的啊﹗」



「黃先生,老實對你說,我患了房事不舉的病,請先生開一張壯陽固精的方子,好不好﹖」



黃老微笑著,點點頭輕聲對我說﹕



「為甚麼這般年紀就患了此症﹖究竟你結婚了嗎?」



「我尚末結婚,不過我有一個姘婦,精力不足,很難使她滿意呀,先生費神,我自當厚謝。」



我率直的說,打著笑臉很誠懇般的央求。



黃醫師也呈著一段『會心的微笑』的執起筆來,在他的用箋上,便寫著了他秘藏的妙方。



我付過診金以後,出門就走。





--------------------------------------------------------------------------------



第五章 馬榮固精有妙法 林媽姿勢不尋常





放學回家時,到大生堂取了靈丹,剛進了門,恰巧踫著嫂嫂在後門對著九裡香出神著,她一見我手上持著藥

包,很關心對我親切的說道﹕「你害病了嗎﹖」



「不,這幾天來,我似乎有點腎虧,所以順便到大生堂買些五味丸。」



我答得非常流利的跑進了臥室,同頭一看,祇見嫂嫂在後面微笑。



晚飯後,表哥穿著西裝革履,似乎要赴什麼宴會出門去了,表嫂因為產育之後尚末滿月,所以沒有同表哥一同去。



暮春的時節,微風帶著了輕寒,九裡香的香氣,隨著輕風的漂進了我的房裹來,我禁不住這九裡香的誘惑,

拿著椅倚在花枝底深處,去享受這春天的餘香,表嫂也很閒情的在花間散步,在談話的剎那間,晚霞已是片

片的消逝了。



萬家燈火,相繼不斷的開亮在每一個窗口。



「少奶奶,你末滿月,要提防晚上輕寒,露濕肌膚呀﹗」



林媽似乎富有經驗,像醫生般的警告了嫂嫂,嫂嫂不回答,轉身就走。



「林媽﹗水開了,請你裝滿我的熱壺。」



我在九裡香下大聲的說,林媽緩步到我身邊,笑咪咪的撫摸我的頭說﹕



「小弟弟,為什麼今晚要喝白開水?喉嚨乾了,吸我的口津好啦﹗」



林媽說後,捧著我的臉,把舌頭和涎水,一一都送到我的嘴裹來,我怕表嫂看見,站起身來,打算要回歸房

?,清理今天的作業。



「我今晚要吃補腎丸,所以要白開水。」



林媽同進我房,拿著熱壺要到廚房裹去。



阿蘭剛在樓上泡好了牛乳下來,把水壺裹的水裝滿熱壺以後,就和林媽一同到樓上去更換嬰孩尿布和喂牛乳

,及整理嫂嫂的被褥枕蓆,林媽與阿蘭何時下樓我已不知道。



電鈴不斷的響著,我在夢覺中醒來。



聽了林媽的關門聲和哥哥的皮鞋聲雜在一起,時鐘恰巧打了一下,我知巳經過了子



夜的時分,於是翻身起床,倒一杯白開水,要實現黃大夫的妙法神方,我一連吞下了十



二粒,因為黃教我每次六丸與白酒送下,可惜我素不能酒,未能遵法履行,索性把它吃



多一半,或可代酒於萬一啊。



〔凡夫加注﹕有小朋友見到以上段,不可效法而被庸醫欺騙﹗〕



我吃下靈丹以後,不開電燈,一個人靜俏悄的睡著,約莫過了三十分鐘的時間,樓上的哥哥,已寂靜無聲了

,似乎有老鼠跳玩般的腳步聲,走近我的床前,細細聲的說﹕



「弟弟,好弟弟﹗」



我在椅上輕聲笑著,林媽撲上前來,把我緊緊的抱住,嘴巴同時湊到我的嘴?來吮吸我的下唇,我伸出了舌

頭,在林媽的嘴?抽送個不休,林媽也將舌頭回送了我,經過這樣長久舌戰之後,林媽已是不能承受了,把

我抱到床上去,壓在我的上面,幾乎要將我這小小的身軀,一口吞下肚?去。



「林媽﹗阿蘭熟睡了嗎?」



「她巳經熟睡了,今夜要讓我一個人來吃全餐,因為她月經來潮,關門謝客的。」



她一面輕聲的說,一面已經脫光了衣服,然後把我的內褲拉開,我正面仰臥著,不管林媽要如何將我擺佈。



林媽坐在我的身邊,一手握著那雄糾糾的大雞巴,湊到她的嘴邊,用舌尖在龜頭的周圍舐了一遍,然後再由

龜頭的下面,一直舐到腎囊。



我已癢不及忍的忙把林媽的大腿抱住,狂吻著她的下肚與大腿之間,林媽嚇得軟綿綿地倒下去,嘴?卻依然

含住了大雞巴,索性顛倒的壓在我的上面,她的寶貝就恰好壓在我的鼻孔上。



我不能呼吸了,於是將她推開,坐起身來,拉了枕上的墊布,拭拭鼻尖和臉龐上的淫水。



林媽急切要我壓在她的上面,忙把大雞巴塞進了陰道,自己就好像『尼姑篩粉』般的不斷的篩著,我則在上

面一迎一合的打個不休,約莫是抽送了三四十次,林媽緊抱著我翻過身來,在我的上面又再不斷的磨擦了一

番,她的淫水,就淋淋的濕透了我的下肚與腎囊。



「好弟弟,你還不丟精麼﹖今晚為甚麼這樣的耐久?」



她一面說,一面還不斷的磨擦著。



再多一分鐘的時間,她忽然壓下來,叫我伸出了舌頭,送進了她的嘴巴,她硬著身體,夾住了腿,伸直了腳

,停止了一些兒的氣息,然後她才渾身無力的偃臥下去。



我坐上來,快拭去陽具和小肚子上的淫水以後,把她的腳掀開,大雞巴又掃進去,彎著腰吮吸者林媽的乳峰

,又吻著林媽的腋下。



林媽又起勁來了,兩隻腳交起,壓住了我的臀部,不住的迎湊著,這樣抽送了五分鐘以後,渾身痲痺了,龜

頭也好像漲大起來,我立即停止動作,禁住了精液,打算要再延長多少時間,可是林媽正當逼近了焦點,那

肯停止了她的迎湊呢?



她像餓虎般的咬著我的肩,吻著我嘴,就緊抱著我而撤出了第三種水,我也禁不住把千萬的精蟲,放射在林

媽的紅黑老穴。



我和林媽疲倦極了,兩個人就赤裸裸的抱在一起睡覺,等到我一覺醒來的時侯,巳是早上七點多鐘了,林媽

在什麼時候起身,我一點都不知道。







--------------------------------------------------------------------------------



第六章 牙婆朦朧稱弟弟 表嫂呷喋拍哥哥





昨宵因為勞動過多,今天覺得有點疲倦了。吃完晚飯以後,差不多是黃昏的光景,我便爬上床去。嫂嫂很關

心我的走近床前說﹕



「榮弟,你真的害病嗎﹖昨天你買什麼藥?要問醫生,應當找尋名醫,因為庸醫是會殺人的。」



「嫂嫂,我不會病,我是眼睛疲倦思睡的。昨天的藥是補劑,吃了有益無害啦﹗」



我一面說,一面爬上床來,抽出了桌上郁達夫著的『苔莉』,又倒了下去。嫂嫂跑出了房門外時,我幾乎已

進入了睡鄉。



「好弟弟,醒來吧,自七點睡到現在還不夠嗎?已是十二點多了。」



我在朦朧中,彷彿聽見了林媽這樣喚著,她撫摸著我的臉,吻著我的嘴輕聲的說。



我張開了眼睛,房?的燈是關著的。



祇看見林媽漆黑一團的站在床前,伏在我身上。



我立即起身來,叫林媽倒一杯水漱漱口後,坐在桌前說﹕「哥哥回來了麼?」



「剛才同來,你聽,他還喁喁的與奶奶談話呀﹗」



「真的﹖哥哥還不睡,他是不是和嫂嫂在工作呢?」



「說那?話,奶奶尚末滿月。剛才少爺回來時,還問著你,他以為你害病了。」



林媽抱我坐在膝上,擁抱在她的懷?的說話。



我好像小孩子要吃母乳般的掀開她的衣襟,撫摸了乳峰,吮吸了乳頭,林媽有點忍不住般的扶起我的頭,伸

出了舌尖叫我吮吸。



兩三分鐘過去之後,她站起來,要將我放在床上。



我說﹕「且慢,我要小便。」



跑出房外,到廁所?去時,見哥哥樓上的燈還開著。一陣陣的嘻笑聲,輕輕的送出了窗外。



為了好奇心的驅使,小便以後,赤著足偷偷地爬到樓上去,在窗前的布幕縫隙,側著眼對準了哥哥的床前。



祇見哥哥抱住嫂嫂的頭,狂吻了嫂嫂的嘴。哥哥的手摸到嫂嫂下面去,嫂嫂打著哥哥的手說﹕



「我還不清潔,不要動手動腳。」



哥哥好像喝醉了酒般的坐立不安,似乎是忍受不下去的,祇好在嫂嫂的嘴上、頸子上、肚皮上,大吻一遍,

然後才抽了一口香煙。吹進了嫂嫂的嘴裹去,嫂嫂『嚏』的一聲咳嗽起來了。



翻身急在哥哥的臉龐,拍了一下巴掌。我幾乎要發聲笑出來,掩住自己的嘴巴便偷偷地爬下樓裹。



林媽巳赤條條睡在床上等得不耐煩了,忙拉我上床,抱到她的懷裹,嘴巴湊近我唇邊說﹕「你到樓上幹甚麼

呀?」



「我以為哥哥正在工作,原來嫂嫂給了他一下巴掌。」



林媽已將我的褲拉開了,摸著我的大雞巴,插進了她的陰道?。



我伏在上面停住不抽送,她緊抱著我的腰,吮著我的唇,伸直了腳夾住了陽具,一弛一縮的動彈著,我好像

睡在她身上般的,任憑她去弛縮動彈,一會兒,她翻過身壓在上面,龜頭抵住了花心,陰核擦著我的陰毛,

她不住的磨著。



過了一會,她轉過身去,屁股朝向我的面,一上一下的幹個不休。



我撫摸她的屁股,又捏捏了她的腰,然後坐起來,叫她腳跪著,我就好像狗交尾般伏在背後,很快的打擊著。



我望著林媽,十足很願意挨插的樣子,約莫是兩分鐘的時間後,我已經忍不住的丟精了。



林媽說﹕「為甚麼今晚不中用?」



林媽尚末滿足的向我是問,我祇有搖搖頭的說﹕「不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