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意義的生活

时间:2020-02-26 03:46:28


第一章:啟示錄



雨後的街道潮濕而泥濘,路燈在雨水中泛出片橙色當李推開門走進這間酒吧時,?麵是沸騰著的,他仿佛能感受到一陣陣放肆的熱浪

當他好不容易找到凱時,凱每隻胳膊摟著一個女人在大笑著喝酒,兩個女人穿得好像上臺表演的脫衣女郎,年輕的氣息從裸露在外的每一寸皮膚中散發出來。此刻他也看見了李,揮著手叫李過來。

“嘿,李,我有好東西給你看。”

“算了吧,你這家夥大半夜的把我喊出來就是為了讓我看狗屁好東西?我情願回去睡覺!”他太了解這個自己兒時就認識的朋友了,喜歡刺激,說話從來無邊無際。

“別這樣;說嘛,你這個人就是缺少好奇心,真的是好東西呦。”

“好吧,拿出來看看。”李不耐煩的伸了個懶腰。

凱一副滿在乎的樣子,將自己的手從女孩的脖子上放下來,在衣兜?摸了半天,拿出了一隻懷表,看樣子有些年頭了,但很明顯不是值錢貨。

“這就是你說的好東西?如果它能走的話我都可以原諒你,現在我真的很想扁你一頓……”李隨手拿過凱的啤酒,咕嘟咕嘟的喝了兩口。

凱笑嘻嘻的看著他喝完,然後才說,

“別那樣;說嘛,你知道這隻表是做哪些用的嗎?它又代表著哪些呢?物質並非取決於表象嘛,連這點想象力都沒有。”

“算了吧,我已經很有想象力了,你絕對是喝完酒沒錢結賬了,這是我今年夏天最後一次救你了,我說話算話!”

“哈哈,別那樣小氣嘛,你雖然缺乏想象力但沒想到卻能夠預知未來,我認可你總行了吧!說正經的,表代表了哪些呢?時光,時光的流逝,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不是停止不前的,有些變化的很快,而有些雖然經歷了上千年的演化卻沒有太大的變動,比如說人類的大腦……”

“哥們,我服你了,大半夜把我從被窩?拎出來上生物課嗎?”

“你聽我說完嘛!另外你知道這手表的用途嗎?它並不單純是用來看時間的,其實它是用來催眠的工具。我的爺爺以前是非常厲害的催眠師,我的父親也是,你不會不知道吧?起初我對這些並不感性趣,也從沒想過當個醫生為人做心理治療,直到十年前,我偶然翻看了爺爺從前的治療筆記才明白了催眠的真正威力,它是可以控製和改變人的,我不是開玩笑,隨後我就迷上了,現在我終於有點成績了,你想不想看看?”凱笑的有些不同尋常。

“好吧,你的業餘愛好已經很廣泛了,再多一條也不稀奇,讓我看看你偉大的成果吧!”李打了個哈氣。

凱毫不介意,他和李的關係實在是太熟了,這種嘲諷對他來說隻是開胃菜。他把一隻手伸到兩個女孩的麵前,打了個響指,兩個女孩原本嬉笑的臉上突然失去了表情,眼神空洞的看著前方。

這讓李驚訝不已,他簡直不敢相信凱的催眠術真的有這樣厲害。而凱隻是微笑著看著他,

“怎樣,有趣嗎?”

“這就是催眠嗎?”

“沒錯。”

“可是懷表……”

“那隻是一種象征而已,催眠的方法實在太多了,高超的催眠師可以在任何情況下用任何東西催眠。”

“這可真是……好吧,我承認看起來不錯,可這又有哪些用呢?”

“哪些用?你的腦袋是木魚嗎?其實在你來之前我已經催眠了她們,現在隻是表演給你看而已。現在她們已經完全被我控製了,我要她們怎樣她們都會絕對的服從,這才是催眠術的真正趣味。”



“你不是開玩笑吧?”

“我們來試試吧!”

隨後凱將李和兩個女孩帶到一個單獨的包廂?,又將門反鎖起來。然後對兩個女孩說,

“現在你們是我的奴隸,知道嗎?無論我要你們怎樣都要完全的服從!”

“是的,主人,我服從。”兩個女孩神情恍惚的說。

“跪下去奴隸。”

兩個女孩想也沒想跪在了凱的麵前。

“這可真是……”李簡直無法表達自己內心的驚訝。而凱還在繼續表演。

“聽著奴隸,現在你們兩個人是同性戀了,我要你們脫光衣服彼此愛撫對方的身體,直到高潮為止。”

於是,很快房間中就傳出了一陣陣魅惑的叫聲,兩個年輕的女孩赤裸著在地板上糾纏在一起,互相將手探入對方的身體。

“嘿,哥們,這是不是有點過了?這可是要犯法的!”李隻覺得身體的下麵開始腫脹起來,同時,一絲恐懼也湧上了心頭。

“別掃興嘛!看來你還不知道催眠的真正含義啊!古代的帝王令人羨慕?是因為他們有絕對的統治權與支配權,催眠正可以為我們帶來這一切,隻要做的細致點是不會有任何問題的,放心好啦!”凱一副滿不在乎的神情。

“我看你絕對是瘋了!我不奉陪了!”李也不管凱在身後的呼喊,徑直的推開房門沖了出去。

走出酒吧,一切的喧囂聲戛然而止,清爽的夜風夾雜著濕潤的潮氣迎麵吹來,李甚至懷疑自己剛才是不是做了一場夢,隻覺得內心冰冷,臉上卻又熱的



第二章:發酵



辦公室的電話鈴聲永遠此起彼伏,李將自己埋在文件堆中恨不得再生出幾隻手。

一隻滿盛著香濃咖啡的杯子忽然伸到李的麵前,李看到了莉的笑臉。

“來一杯嗎?別把自己累死啦!”

李的心突然的暖了一下,他不敢確定自己是不是喜歡莉,似乎應該是喜歡的,莉長的確實好看,修長的輪廓配上烏黑及背的長發絕對可以稱得上是男人心中的夢想,似乎這又是其次,最主要的是在辦公室?隻有莉永遠對他和顏悅色甚至還經常和他聊聊天,他早已想追求了,卻又知道自己是絕對的配不上,有個說話的機會也好嘛!

“啊,救星到了,就等你這杯咖啡呢,不過你還是少喝點吧,喝多了容易失眠哦……”

李本還想說到時候胡思亂想做春夢就不好了,話到嘴邊還是忍了忍把這玩笑壓了下去。

“是呀,我最近還真的失眠啊,反正也是睡不著,倒也不擔心喝咖啡了,哈哈!”莉滿臉調皮的笑著。

李的心動了一下,在這一瞬間他想到了凱。也許這是個機會也說不定。

“是嗎?失眠啦?是不是追你的人太多啦?我一個朋友是心理諮詢師,我跟他學了點,要不要我幫幫你呀?不敢保證會成功哦!”

說完後李隻覺得自己的心臟似乎要爆炸了,甚至開始為那些齷齪的想法開始後悔。

“真的嗎?那可真要試試哦,不過要是沒效果的話之後三天的午餐就由你來解決啦!”

“不是吧,學雷鋒還要擔風險啊?”

“哈哈,別小氣嘛,我都讓你搞實驗了,請我吃飯還不應該呀!”

“好吧,服你啦!午休時會議室見啦!”

“好,說定了。”

莉擺了個OK的手勢轉身走了,秀發在李的麵前輕盈的甩動留下一陣清香,李隻覺得心臟還在拼命的供血,他開始說服自己,“試一試吧,我又沒有惡意。”

午休的會議室?陽光充裕,公司的社員們或是睡覺或是逛街或是躲到小角落?甜甜蜜蜜,才沒有人來這沒有情調的地方呢。李深吸了口氣推開了會議室的門,莉已經坐在椅子上玩手指了。

“太沒有效率了吧,再不來我都要開始數腳趾了。”莉做了個鬼臉。

“呵呵,有比我急的啊,我可不敢說一定成功啊!”

“恩,你就試試吧!”

李的腦子開始飛速的運轉,努力回憶剛才在網上查到的功課。他伸出食指放在莉的眼前,慢慢的晃動。

“開始嘍,現在放鬆你的身體,集中註意力看著我的手指哦。”

“恩。”莉非常的配合。

“看到我手指的紋路了嗎?它在你的眼前輕輕的晃動…一圈…一圈…”

“……”

“在紋路的中心有一個點,看著這個點。”

“……”

“周圍所有的圈圈都開始移動了…你所有的註意力和精神都凝聚在這個點上…一點點的被吸入…越吸越深…越吸越深…”

“……”

“你會感覺你的所有思想甚至靈魂都被這圈圈的中點慢慢的吸入…一點點的離開你的軀殼…除了我的聲音外你無法聽到任何的聲響了…除了我的話語外任何事都無法對你帶來影響了…越來越放鬆…越來越放鬆…越陷越深…”

“……”

“我現在會從一數到十,每數一個數字你都會加倍的放鬆,當我數到十時,你的思想就會被完全的吸入我的手指,你就成了一個沒有靈魂的軀殼,隻能聽見我的聲音,隻能完全的服從我,現在我開始數了…一…二…三……”

李隻覺得自己口幹舌燥,他盡量的控製自己不使自己的手指顫抖。看著莉茫然卻又專註的神情心?不自覺的激動。

“八…九…十…”

李將自己的手指突然合攏,莉的眼神瞬間失去了神采,麵無表情的坐在那?,沒有任何動作。

“莉?”李現在直想喝水。

“……”沒有回答。

李伸出手來在莉的麵前晃了晃,莉也沒有任何的反應。

“真的成功了?不會是裝給我看的吧?”李不死心,用兩隻手指惡作劇般的捏了捏莉的鼻子。

“……”

“上帝啊,真的成功了!”李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看著眼前的莉,想著那晚酒吧的一幕。隻覺得身體迅速的有了反應。

“現在我可以對她做想做的一切!這感覺真的太奇妙了!”

“莉,服從我的命令!”李試探著說。

“是的。”莉喃喃的說。

“站起來。”

莉緩緩的站了起來。

“脫掉自己的外套。”

想也沒想,外套就落在了莉的腳下,露出?麵的短袖襯衫。

李狠狠的咽了口吐沫,用手輕輕的摸了摸莉的臉頰,沒有任何拒絕,白皙而潤滑。

“我成功啦,她現在是我的了!”李在心?呼喊著,手顫抖著,滑過脖頸,向下移動……突然間似乎有東西在李的腦中炸開了一般,他觸電般的縮回手,罪惡感瞬間湧上了心頭。

“這不是我應該做的事,這是變態的行為,這是犯罪……”李悔恨的抓著自己的頭發。

“現在將外套穿回去做回原位。”

莉默默的照做了。

“現在我從十數到一,你的靈魂和思想會慢慢的回到你的軀殼,當我數到一後,你就會醒來,不會記得剛才發生的事,下班回到家後你會睡一個完全放鬆的好覺。現在我開始數了…十…九…八…”

“三…二…一…”

“……”

“莉,你感覺怎樣?”李有些害怕。

“啊,睡的好香啊,你怎樣弄的?我看著看著就睡著了!別說,你還真挺厲害的嘛!”莉打了個哈氣用力的伸了個懶腰。

“哈哈,我厲害吧,包你回去睡個好覺,時間快到了,趕緊回去工作吧,三天的午飯別找我了啊!”李心?長長的舒了口氣。

“哈哈,好吧,放過你一馬,我走啦!”莉擺了擺手,笑嘻嘻的走出了會議室。

李渾渾噩噩的坐回自己的辦公位,回想著剛才發生的事,莉那茫然失神的表情在他的腦海中揮之不去,有些懊惱,有些慶幸,又有些遺憾。正當他沈溺在思緒中時忽然聽見一聲叫喚。

“哎呀!誰呀!”

是鈴那張俊俏而此時卻充滿慍怒的臉,剛才自己隻顧瞎想了,不知不覺的居然把腳伸到了過道?,沒有意外的話鈴應該是這隻腳的犧牲品了!

如果說公司?排美女的話,除了莉之外鈴說自己第二就沒人敢當第一了,及耳的黃色短發,果仁兒般的俏臉,身材玲瓏而有致,加上那不可一世的孤傲性格,帶給她特別的氣質。

“你要死啊,腿長劈啦?伸到哪兒來了都?想摔死人吶?”鈴對李向來是沒好臉色的。

“我又不是故意的,你用得著叫喚!”李隻覺怒氣上湧,卻又有些無奈,倒不是自己理虧在先,主要這鈴雖然除了外表外沒能力,但家?卻很有勢力,是個千金小姐,托了董事的關係進來的,誰也惹不起!

“哎呀,你拌了我你還有理啦?你看看你一天,長的那樣也就算了,混到現在還是個小職員,女孩也就算了,堂堂大男人,丟不丟人,活著也沒意思!你這樣的我都懶得理你了!走開!別耽誤我走路!”鈴沖鋒槍般的射出一排子彈神氣十足的走了!

“死三八,看你神氣的!”李咬牙切齒。

“怒氣沖沖”。

“啊,王總,沒事,沒事!”李隻覺得自己的頭又大了兩圈,另一個瘟神出現了,辦公室的總經理早就看自己不順眼了,這時候又跑來給自己添晦氣,今天出門一定是忘看黃歷了!

“你還問我有事?你說我有怎樣事?”沒鼻子沒臉。

“王總您別生氣,我照辦!”敢怒不敢言。

“上次要的那份文件你做出來了?多長時間了?明天立刻給我交上來,不然你就趕緊收拾東西該上哪上哪去吧!”

“是是,我一定照辦,王總您放心吧!”

肥碩的身影從視線中消失,李好似撒了氣的籃球,剛才的思緒完全的被打亂了,

“催眠可以為我們帶來夢寐的統治與支配……”凱的話再次縈繞在耳邊,

“後天是周末吧?也許應該去找找這小子。”李自言自語,看了看窗外的陽光,將身體朝後用力抻了抻……

“也許有改變也說不定,誰知道呢!”? ?? ?? ?? ?? ?? ?? ?? ?? ?? ?? ?? ?? ?? ?



第三章:蔓延





當李站在凱家門前時,門是虛掩著的,李連門也沒敲,推開門就走了進去,又反手將門帶上,就像回到自己家中一般。

李進門時凱正穿著睡衣側躺在沙發上,手中端著一杯紅酒慢慢的欣賞,對於李的無禮闖入沒有顯出絲毫的驚訝。

“幾點了才來?太沒有時間觀念了!”

“哈哈,誰像你這樣悠閑,在家做起神仙來了!”

“過來坐吧,要不要來一杯?”

李走過去坐在沙發上,將凱手中的酒杯奪了過來一飲而盡,他沒有心情和這個臭屁蟲胡扯。

“關於催眠的事我有很多疑惑想問你。”李開門見山。

“哎,還是老樣子?一點都不沈穩,從小就搶我東西,到現在也不改!對催眠感興趣了?我就知道你會來找我的,說吧?想了解什嘛?”凱一副悠悠然的神情。

“實不相瞞,我前幾天催眠了一個人。”

“催眠了一個人?女孩吧?哈哈”凱大笑。

“我看書上說催眠一個人並不是很容易的,是這樣嗎?”李不理會凱的譏笑徑自說。

“沒錯,有問題?”凱輕輕的轉動著桌上的空酒杯微笑著說。

“可是我催眠那個人時似乎是非常的容易啊,而且她醒來時似乎也沒覺得發生了。”

“呵呵,你想聽解釋?想聽深的還是淺的?”

“還分深淺?先說淺的!”

“其實催眠一個人的難易要看被催眠人的感受度,你催眠的那個人很容易就被催眠了,可能是她的感受度非常的好,當然感受度不好的人也可能被很快的催眠,但就需要十分嫻熟的技巧了!”

“哦,有道理。”

“至於她醒來沒催眠時的印象,這與她自身的思維有關,她希望做某件事那她就會朝希望的方麵去設想,在你沒有給她違背自身意願的指令時她自然是不會有反應的。”

“可是書上說,一個人在被催眠時意思會更加的清醒,當給予違背自身意願的指令時就會保護性的拒絕並醒來,難道不是這樣嗎?”李有些安奈不住。

“啊,這就得從深的談起了!”凱故意讓他著急。

“快點說吧,我服你啦!”

“呵呵,這些話你隻能從我嘴?聽到,不違背自身的意願?你看過催眠表演吧?讓人的雙手僵硬,讓人忘記自己的名字,讓人把土豆當成蘋果,甚至還讓人覺得自己是一條狗!說那些屁話的人都是在給人製造一種幻覺,讓人安心而已,催眠施術者如同帝王般擁有支配與控製權,那些言論就像宗教一樣隻是愚弄人的工具而已!”

“那究竟怎樣做才能既不違背人的意願又使人不從催眠中醒來並服從呢?”李問過這句話後覺得自己有點漏骨了,他現在已經不管不顧。

“哈哈,這個的答案嘛…就是沒辦法!”凱不懷好意的看這李笑。

“沒有?”李差點跳起來。

“那你在酒吧…”

“呵呵,按你的說法當然是沒辦法,你的想法還沒有走出那些愚弄人的言論,我們的確不能強製性的違背被催眠者的意願,但引導權在催眠者的手中,這才是真正的力量,我剛才說了,人都會朝這自己希望的方向去設想,你隻要引導她讓她朝著你希望的方向去設想,並以為那就是她自己所希望的就成了!也就是說,你硬說她是條狗她一定不會信,但她自己認為自己是條狗不就成了嘛!”

“能教教我嗎?好哥們兒!”李覺得自己的臉興奮的開始發紅。

“這個嘛…至少要請我吃一個星期的飯!”凱趁機敲詐。

“沒問題,一年的我都請!現在就教我吧!”李心急如焚。

“別急,現在太晚了,明天晚上你過來吧,一個月包你功成名就!”

“好,說定了,那我走啦!”

“辦好事就走人啊,太沒人性了吧!”

“哈哈,不和你扯了,明晚再來找你,走了!”

之後的一個月李每天晚上都去凱家學習催眠,現在的他可以說對催眠已經駕輕就熟了,李從未覺得自己如此有力量過,他的心中始終留存著酒吧中那對火熱的身影,一種欲望在他的身體中慢慢的擴散,他迫不及待的想去嘗試了。

和莉一起值夜班是李計劃已久的,為了這個機會李興奮的幾天沒睡好覺,現在他終於有機會再次嘗試了。

“莉,最近睡眠好點了?看你精神不錯嘛!”李將準備好的魚鉤小心翼翼的拋出。

“是呀,別說,你上次的精神療法還真有用啊,現在我睡覺可香了呢!”莉渾然不覺,朝著李微笑著說。

“呵呵,想不想再試試啊?我還能讓你增加自信哦。”

“真的?好呀,那快開始吧!”莉主動咬住了魚鉤,李開始收線了。

“好啊,那開始啦!看著我的手指…慢慢的放鬆自己…”李開始沿用老套路,很快莉就進入到了催眠的狀態,看著眼前的莉,李早已沒有了當初的自責,在經過了一係列的引導和加深催眠後,莉已經徹底變成了一副軀殼,一個玩偶,這正是他夢寐以求的。

“服從我的命令莉。”

“是的。”

“脫掉你身上所有的衣服,它們對你來說是一種阻礙,擺脫這些束縛,這會讓你更加的自信。”李的眼睛開始發出興奮的光。

“是的,我服從。”莉想也不想,慢慢的脫掉自己的外套,內衣,然後是裙子和鞋襪,現在她全身赤裸的站在李的麵前,雙眼茫茫然的看著前方卻沒有交點。

“很好,你將服從我所有的命令!”李激動的搓著雙手。

“……是的,我服從你的命令!”遲疑的一下莉還是緩緩的說出了這句話。

大局已定,李激動的不能自拔。

“現在跪下來,我的奴隸。”李坐在椅子上神氣十足的發號施令。

“是的,主人。”莉慢慢的走到李的麵前緩緩的跪了下去。李低著頭看著跪在自己身前的女孩。

“你有沒有替人口交過?莉,回答我。”

“…沒有…”

“李彎下身,用手緊緊的捏住莉的兩個乳頭,他感到莉的乳尖在他的力量下迅速的嫣紅,腫脹…”

“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你的主人,你將永遠服從於我,你的靈魂和肉體都是屬於我的,懂嗎?我的奴隸?”李一邊輕笑著拉起莉的乳頭一邊對莉進行著徹底的洗腦。

“是的,我的主人。”莉馴服的說著。

“很好,將你的雙手放到腦後,張開你的嘴。”

莉順從的照做了。

“當我說開始之後你將完全無法移動身體的任何部位,甚至不能發出半點聲音,你隻能有一個動作,就是不停的吸舔,懂嗎我的奴隸?”

“是的,主人。”

天啊,催眠這女孩的感覺真的是太好了,李飛快的脫掉褲子,粗壯的指揮棒驕傲的上揚著。

“那…開始。”李迫不及待的將下身插進莉的口中,抓著莉的長發用力的抽插,這可憐的女孩雙手抱著頭努力的替她的主人服務著。

“啊…”李再也控製不住沖動,用力的插向女孩的喉嚨深處,滾燙粘稠的液體噴湧而出,女孩無法發出半點聲音更無法做出絲毫的抵抗,艱難的吞咽著……

10分鐘後,李坐在椅子上滿足的嘆了口氣,看著赤裸著跪在麵前的女孩,

“差不多了。”

“現在穿好衣服坐回原位去。”李命令著。女孩溫順的執行了。

“是不是應該留下一把鑰匙呢?”李在考慮著。

“聽著,我的奴隸,當我說當我拍一下手掌後你就會醒來,所有的一切你都不會記得,當你聽見我對你說飛翔的小河時,你就會回到這種狀態,變成我最溫順的奴隸,懂了嗎?”

“…是的,主人。”女孩緩緩的說。

“很好。”李在女孩的麵前拍了下手,

“感覺如何?”李微笑著問。

“呃…我睡著了嗎?你成功了嗎?”莉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的問。

“當然成功了,我保證你日後會信息百倍的!”李笑的十分得意。

“是嗎?那太好啦,多謝你啦!哎呀時間不早啦,趕緊收拾一下下班吧!”莉驚訝於時間的流逝。

“好啊,我也該收拾一下回家啦,明天見啦!”

“明天見。”

李揮了揮手走出了辦公室,他第一次親身驗證的催眠的力量,他體驗到了統治的快感。

“也許還可以做更多事呢!讓她以後隻愛我一個人吧!或者讓她不穿胸罩和內褲來上班?……”

李哼著愉快的調子,慢慢融入小巷深處的黑暗之中……? ?? ?? ?? ?? ?? ?? ?? ?? ?? ?? ?? ?? ?? ?



第四章:惡化





之後的半個月對於李來說平靜的有些無聊,又或者他原本就喜歡這樣。自上次後,他又催眠了莉幾次,對李來說,擁有莉已經足夠了,至於其它,還沒有想好。

“廢物,經理叫你過去!”這是鈴對李的一貫稱呼。

李仰起頭看了一眼,心說準沒好事,有察覺到鈴的眉宇間掩飾不住的幸災樂禍,警惕感又加深了一些。

“他找我有事?”李試探著問。

“你腦子有問題吧?你問我我問誰去!”鈴沒好氣的丟下一句離開了。

嘆了口氣,李猶疑著推開了經理辦公室的門。寬大的辦公桌後,兩道兇光向他直射過來。

“你怎麼回事?我跟你說多少次了……”

“怎麼了經理?又哪?不對了?”李不等經理說完就開始插話。

“上次讓你做的計劃,你做的狗屁東西,害公司大大的損失了一筆,董事長在董事會上大發雷霆……我懶得和你多說了,收拾東西趕緊滾蛋吧……”怒不可釋。

“可是那個計劃是您親手通過的啊,我是按照您的意思……”李委屈極了。

“好啦!我不想聽你廢話,你已經被我辭退了,立刻從我的辦公室?滾出去!”經理根本不想聽他說完。

一股熱血沖上了李的頂門,他已經不是從前那個任人欺壓的李了。

“既然這樣,我自己去找董事長說!”

“你去找董事長?你算哪根蔥啊?一個小小的職員董事長會理你?”經理以為自己的耳朵壞了。

李根本不理會經理的嘲笑,一腳踢開房門,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一回頭,發現鈴正躲在門口偷聽,看見李出來,裝作路過般的朝另一個方向走去。

“廢物玩完嘍,世界清靜嘍……”鈴哼著自編的小調優哉遊哉。

李再也按捺不住了,他要讓所有人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大的本領。李快步來到董事長的辦公室門前,敲了敲門,輕輕的走了進去……

半個小時後,李麵無表情的出來了,隨後就是董事長親筆簽發的通知,讓所有人驚訝的是,總經理被辭退了,看到繼任者的名字,鈴隻覺得臉上好像被人揍了一拳。

“咚咚咚…經理…有一分合同需要您現在簽字…”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知道了,五分鐘後我去簽。”寬大的辦公桌後,李看著報紙喝著莉替他沖好的咖啡洋洋自得的說。

“真是讓人不省心啊!你說呢?”李搖了搖頭,微笑著朝辦公桌下說。

辦公桌的下麵,莉赤裸著身體,反綁著雙手,跪在地下,正在努力的替她的主人口交,這可憐的女孩既無法移動更無法發出聲音,當然不會有任何的回答,此時的她隻是一個替主人全心服務的口交機器而已。時光再一次走的悠閑……

“你不要太得意,你以為你了不起!當上總經理又怎樣?在我麵前你永遠都是一個廢物,廢物!”

李有些驚訝,自己不過是早上將鈴寫好的文件退回去要她修改一下,想不到在午休時她就跑來大吵大叫了,正想睡一覺的李有些惱怒,不過,這似乎正是一個絕好的機會……

“我的大小姐,又誰惹你生氣啦?”李又開始挖坑了。

“你還敢說?把我寫好的文件給退回來?你是想找本小姐的碴是吧……”鈴怒火難當。

“啊,這件事啊,文件?確實有點小問題,你拿過來我指給你看也就是了,用不著發脾氣嘛!”坑一挖好,隻能著鈴往下跳了。

“小毛病?在哪??”鈴走到李的辦公桌前,將文件放在桌麵上,俯下身去看。

“是這?…你看這一段…註意這幾個字…看到這個標點了嗎…”李簡直到了隨心所欲的地步。

十分鐘後,鈴上身伏在辦公桌上,雙眼無神的看著那份文件。

“哼,看你還猖狂,你也有今天,這是你最後一次得意了,看我以後怎樣玩你……”李咬牙切齒的看著鈴。

他繞過辦公桌來到鈴的身後,在後麵欣賞著鈴的軀體,金黃色的短發,幹練的深藍色工作衫,筆直的雙腿和那發著亮光的黑色絲襪……李不自覺的咽了咽口水。

“鈴,繼續看著那個標點,把你的所有思想全部集中在那?,任何事都不會另你分心……”李輕輕的撫摸著鈴那結實的大腿笑嘻嘻的說。

他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沖動了,掀起鈴的短裙,褪下鈴的絲襪和內褲,在沒有任何前期準備的情況下用力的插了進去。

“哈哈…大小姐…牛啊…你再跟我發狠吶…現在還不是在這?乖乖的被我幹…像你這樣的賤人隻配添我的鞋…我會讓你永遠變成我的母狗…”李咬著牙發了狠的叫嚷。一下一下用力的幹著。可憐的女孩是能眼看著文件,沒有任何拒絕,默默的承受等待她的一切。

也許,僅僅是開始……





第五章:空





李再次見到凱已經是三個月以後了,天氣漸漸的涼了起來,風兒一吹,就是滿地的落葉……

在這段時間?,李一直操縱著莉,有時會叫她到辦公室?來為自己口交,有時又會給她許多暗示,比如在工作區打一個響指,正在忙碌的莉就會瞬間達到難以想象的高潮。但他又不打算太為難這女孩,他是喜歡著莉的,這僅僅是他的惡作劇而已。

最可憐的還是鈴,她已經徹底變成了李的一條母狗,每天下班後都會去李的家,戴著項圈,赤裸著上身,穿著絲襪在地上爬行。有時候李會拿出一根骨頭逗逗她,扔出去再讓她叼回來,當李坐在沙發上看報紙時,鈴就會跪在他的身邊,靜靜的等待主人的下一個命令。連李自己也記不清究竟餵過這大小姐幾袋狗糧了。

當接到凱的電話時李非常的興奮,他有一肚子話要和凱說,所以凱告訴他準備晚上去他家舉行一個催眠的狂歡時李迫不及待的答應了。

“嘿,李,我都說了要舉行個狂歡你卻自己在家,太不像話了吧!”凱一進門就開始抱怨,他的身後跟著兩個極其飄亮而情感的年輕女孩,隻是臉上少了一絲生氣,都眼神呆滯的看著前方,很顯然已經被深度催眠了。

“別這怎樣說,其實我是心?有很多話想和你聊……”李很認真的說。

“行啦,讓我先做一下準備工作。”凱揮了揮手打斷了他。

“你脫掉身上的衣服,四肢著地跪趴在地上。”凱指著那個臉上畫著濃妝的女孩命令到。

女孩緩緩的脫掉身上的衣物,跪在地上雙手撐地,形成了一個弓形,看她的熟練程度,這顯然不是第一次了。

“你,也把衣服脫掉,跪下來替我口交。”凱很快就將自己扒了個精光,一屁股坐在跪在地上的女孩腰部命令著另一個外表清純的女孩。

“哥們,你是不是有點太過了!”在李說話的同時那個清純的女孩已經脫光了身上的衣服四肢著地的跪在地上開始替凱服務了。

“這可不怪我,你就在旁邊眼饞吧,哈哈!有事說啊!”凱滿不在乎。

“我最近的經歷你應該也知道一點吧?”李搖了搖頭問。

“啊,你說那兩個女孩嗎?怎樣啦?”

“那個大小姐已經徹底被我給玩弄了,至於令一個…我想娶她結婚!”李慢慢的說。

“什嘛?哈哈,想不到你還是一位深情王子啊!娶就娶吧!隻要控製的好,她會變成一個完美的奴隸妻子的!至於那個大小姐…我倒是有點別的想法。”變成凳子的女孩默默的承受著主人身體的重量,凱一邊抓著麵前女孩的頭發在她的嘴?狠撞一邊說。

“想法?什嘛想法?”李早已不是善男信女了,看著眼前的情景,他也有些忍不住了,急急忙忙的把自己脫幹凈,來到了那個正努力替主人口交的女孩身後,輕輕的撫摸著女孩光滑的屁股。

“聽說她的家?很有錢啊,這樣的銀行到哪去找?可以讓她把錢全部都轉給你嘛!要是再給她個指令讓她在自己父母的食物?投毒,那她父母的億萬財產就都是你的啦!哈哈,到時候你發達了可別忘了兄弟我啊!”凱笑的極其放肆。

“這是不是有點太狠了?”李一時接受不了這樣的毒計。

“這有什嘛的,反正她現在也不過是個玩偶而已,還不是想怎樣就怎樣,就像我這兩個,等我玩夠了就把她們賣到非洲去,給黑人當老婆,一定能賣個好價錢。”啪…凱拍了拍身下女孩的屁股說,這兩個可憐的女孩也許還不知道自己未來的命運,就算知道又能怎樣呢?她們隻會服從不會拒絕,她們隻是主人的玩具而已!

“呃…這倒也是個主意…隻不過…”

“哈哈哈…”凱的狂笑打斷了李的猶疑。

“你有病啊?”李有點生氣。

“你還真當真啦?太有意思啦!你笑死我了!”凱笑得喘不過氣來。

“怎樣啦?”李糊塗了。

“說實話吧,其實你所經歷的那一切都不過是幻象而已,那一切根本就沒發生,隻不過是你自己幻想出來的!”凱強忍著笑說。

“這到底是……”李又驚又怒!

“還記得第一次再酒吧的見麵嗎?在我當時拿著懷表對你晃時你就已經被我催眠了,我隻是不喜歡你老是冒充正人君子的樣子,開了個玩笑而已。”

“你…你他媽簡直是混蛋!虧我還當你是哥們…”李直想沖過去給凱一拳。

“別激動朋友,”凱不笑了,很認真的說,

“還跟我說不激動,我他媽的都要吐血了!”李一時之間找不到發泄的對象,狠狠的給了麵前跪趴著的女孩屁股一下,用力的插了進去。

“哈哈。”凱對李的行動很滿意。

“雖然隻是幻覺,但是相信你也體驗到了催眠帶來的成就與刺激了吧!對催眠有全新的認識了嗎?現在也不晚啊!我可以教你,你所幻想的一切都會變成現實的……”凱覺得自己快到極限了,喘著濃重的粗氣說。

“好,這次你絕對不能再騙我了啊!再玩我,我以後給你父親上墳的時候就燒報紙……”李也快不行了。

“放心,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們的,隻要我們想,甚至可以奴役所有的女人,甚至可以征服世界!啊……”

“哦……”

兩股精液同時噴湧,可憐的女孩翻了翻白眼,努力的吞咽並承受著。

“盛會到次結束了先生們!”一個聲音突然從門外傳了進來,震的四壁回響。於此同時周圍的窗戶都被破開了,六個全副武裝的特警隊員從天而降,聲音的主人慢悠悠的從正門走了進來,身子直挺挺的,頭發雖然已經斑白了,兩眼卻閃爍著精光,左手拿著逮捕令右手拎了一把手槍,身後還跟著三位年紀看起來五十上下的中年男人。

“四個人也敢叫狂歡?不過說真的,你們的夢到是很美。”中年男子冷冷的說。

“你們是?”其實已經很明顯了,李早被這突發事件嚇呆了,倒是凱很冷靜的明知故問。

“這你還用問嗎?你們自己應該不會不清楚吧!”男子攤了攤手。

“我們隻是帶著自己的女朋友搞性愛派對,這犯法了嗎?如果犯法你就抓吧!”凱挑釁般的向前平伸出雙手,他知道,如果他們沒有證據,單憑這一點點小事最多也就是拘留幾天罰點小錢而已。

“呵呵,還會避重就輕啊!沒用的,你們剛才的一切行為和言語都已經被我們錄下來了,何況…我跟你不是一天兩天了!”男人的聲音有些顫抖。

“你……”凱冷冷的不說話等著聽他的下文,李才緩過神來,想說話又不知該怎樣說。

“還記得六年前在酒店的浴室?割腕自殺的那個女孩嗎?”男人斬釘截鐵的說。

“你……”凱的額角開始出汗,他哪會不記得呢,那是他的犧牲品之一,被他玩弄的很慘,最後膩了就索性命令那女孩去死!凱盡管強裝冷靜心卻狂跳個不停。

“那個女孩是我唯一的女兒!”男人根本不等他把話說完,他已忍了太久。

“從我得知消息就覺得我女兒不會是自殺,她的性格我是很了解的,我幹了三十多年的警察直覺會沒有?但我又找不到證據,隻能自己慢慢的調查,我暗中查訪了她那半年來所接觸到的所有人,最後才弄清楚,疑點就在你身上,不過你很狡猾,從不留下作案的痕跡,我真正抓到你的尾巴還是在半年前的那家酒吧,這種事是不該炫耀的,你終有大意的時候!”男人的眼淚似乎有些潮濕了!他看了看李,

“至於你,最初的你不過是個受害者罷了,我本想放過你的,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你內心的陰暗已經被無限的放大了,剛才的對話就是最好的呈堂證供,看來你的下半生要和他一起在監獄?度過了。”

“你們…你們不能…”李有些驚慌失控了。

“我真的好抓嘛?”凱想做最後一搏。

“別白費心思了,我知道你會催眠,但會催眠的並不隻你一個!我身後的這三位都是當今催眠屆的頂尖人物,乖乖束手就擒吧!”男子已經失去了繼續談下去的興趣。

“把他們帶走。”

一聲令下,隨著幾聲怒吼,一切都恢複了平靜……

判決的結果下來了,李和凱分別獲判無期徒刑,不得探視,不得保釋,他們被關在單獨的兩間牢房?,由專人看管,不準走出牢房半步,他們的後半生都要在這十幾平的小房間?度過了。

冬天來了,下了一場好雪,高?外傳來孩子們嬉鬧的聲音,李手扶在窗前看著天上的雲。

“我是這世界的主宰…所有的一切都是屬於我的…我要讓所有的女人成為我的奴隸……”

李癡癡的笑了,他開始催眠自己,在催眠的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屬於他的!永遠……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