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齡秘笈

时间:2020-02-17 17:33:38




《延齡秘笈》(一)



? ? 世間上有沒有長生不老的葯?有沒有可以服食後,能夠年近百歲都可以依然勇

? ? 猛,甚至梅開數度,而力舉不衰的妙丹呢?江南食家長孫鶴就走窮畢生精力研

? ? 制這些延年益壽的葯,但到頭來卻發生一連串不幸┅





? ? 金陵三絕書畫劍? ? 江南第一芡棗茶



? ? 掛在採石堡前的對聯,已有點剝落,曾經以北芡紅棗茶,博得江南食家稱讚的長孫

化龍死後,長孫家就一代不如一代!



? ? 現在,連第三代的長孫鶴也死了!那是昨宵初更的事



? ? 長孫鶴是那時候來到少妾麗萍的房,她今年才十九歲,但長孫鶴已經近五十五了

他納麗萍為妾,是貪她肥肥白白。雖然,他近年已不舉,不過納這個妾侍,長孫鶴是有

目的∶他要用麗萍來做“陰棗”。



? ? “老爺┅”麗萍見到長孫鶴時,聲音有點不自然,她是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的。



? ? “有沒有小解?”他坐到床畔,解她的衣帶。



? ? “沒有┅忍了一天啦!”她幾乎想哭。



? ? 裙帶一鬆開,她裡面是什麽也沒有穿!



? ? 麗萍的臉漲紅,她的乳房細小,乳蒂和乳暈還是粉紅色的。她雙腿緊拼在一起,最

奇特的是,她所有陰毛都剃去,少女剃去所有毛毛,兩扇皮留下青黑的毛孔,那是十分

顯眼的!



? ? “一直都夾著?”仁長孫鶴笑吟吟,他捉住她雪白的大腿。



? ? 麗萍忍著淚點了點頭。



? ? 他扒開她的大腿,一陣藥味從她牝戶傳出來,除葯香外,還有黑棗的香。



? ? “哈┅好┅麗萍聽話,這陰棗煉好了,就可恢復我長孫家的架勢!”長孫鶴將頭伏

到她小腹下∶“用力,用力迫那陰棗出來!”



? ? 麗萍閉上眼,用力好像生孩子般,想將塞在陰戶內的棗“生”出來!



? ? “唔┅”她蹙眉閉眼用力,但可能太緊張了,陰棗“卡”在裡面!



? ? “老爺┅我┅”她哭了出來∶“出不來呀!”



? ? 長孫鶴有點惱了∶“你用力,我平日不是教過你吐納法嗎?用那氣功方法吐納!”



? ? 麗萍想將體內的兩粒東西迫出,但可能陰道抽搐,她鼻尖冒汗,終於嗚咽起來∶



? ? “老爺,不成┅還卡在裡面┅我┅無力啦!”



? ? 長孫鶴怒道∶“哎┅等我看看!”他再扒開她兩扇皮,伸手指去挖。



? ? “輕點┅哎喲┅”麗萍身體有反應,屁股扭動。



? ? “哎┅讓我看看!”長孫鶴挖得起勁,怎容她扭動,他中指疾點,就點了麗萍身上

的麻穴及昏穴。



? ? 麗萍口上悶哼了一聲,失了知覺。



? ? 他終於挖出了一顆大黑棗來,長孫鶴就往嘴裡一塞,嚼了兩啖,吐出棗核。



? ? “真香!”他俯頭就想挖另一顆,但突然,好像有東西刺激他的喉嚨一樣,長孫鶴

臉孔變色,他頭一仆,鼻尖剛好壓落麗萍的牝戶上!



? ? 半個時辰後,麗萍穴道自解,她才能叫救命┅



? ? 長孫世家是金陵有名的望族,長孫鶴死時臉孔變黑,鼻孔滲血,分明是中毒死!作

為長孫家長子的長孫虎,決定報官!



? ? 郭康是五更才來到長孫家所居的採石堡的。



? ? “金陵神捕”跟知府一同來到驗屍。



? ? 麗萍曾遭長孫家人毒打,蜷曲在床角。



? ? 長孫鶴的死屍是擺放在大廳。



? ? “是中了封喉劇毒!”郭康做捕頭多年,對毒藥性能自然是一清二楚。



? ? 長孫鶴有兩子叫虎、叫玄,有一個十九歲的幼女秀媚。



? ? 除了髮妻清河王氏外,就是近年始納的少妾麗萍。



? ? 麗萍嗚咽著,講出她非兇手∶“是老爺要將黑棗埋在我的“竈”內,我入長孫門一

年多,老爺都沒碰過我┅我還是黃花閨女!”



? ? “他所要的,是利用我下邊制陰棗,說吃了可延年益壽,我受盡痛楚,從來沒哼一

句!”麗萍十分傷心。



? ? 她牝戶內的另一個陰棗亦一併取了出來,用瓷碗盛著。



? ? 郭康嗅了嗅∶“這棗應該是無毒的,假如有毒,埋在麗萍體內,毒液應該溢出,中

毒死的應該是她!”他指了指麗萍。



? ? “這陰棗害不了麗萍,卻害了長孫鶴,究竟是怎下毒?”郭康皺著眉。



? ? 金陵知府提醒郭康道∶“以前有人落毒,是在茶碗邊塗上毒液,而茶碗內的茶則無

毒。受害人捧碗飲茶時,嘴唇碰到茶碗邊,口水混和毒液,吞下肚裡就毒發!”



? ? 郭康嘆了口氣∶“假如用這方法,應該在麗萍牝戶內外塗毒,而要先死的亦應該是

她!為甚麽麗萍就沒事?”他不同意知府的見解。



? ? 金陵知府下令先帶麗萍回府,再驗她的皮肉有毒否。



? ? 郭康除了長孫鶴的子女之外,亦見過長孫世家的總管丁勤,及他的獨子丁忠。



? ? 丁勤是四十多歲,瘦瘦削削的,很陰沈。



? ? 丁忠廿來歲,人很木訥。



? ? “江湖上,長孫鶴的仇家多不多?”郭康問丁勤。



? ? “主人是有名的食家,雖然劍法不錯,但在江湖上似乎沒有得罪人!何況近年銀根

緊絀,已甚少在江湖上行走。”



? ? 丁勤嘆了口氣∶“主人最近講的是延年長生術,家內的事,連問也不問,他應該是

無仇家才對!”



? ? 郭康呆了呆∶“外邊的人不會殺長孫鶴,那┅禍根難道在府內?”



? ? 他同意長孫家將遺體放入棺內,準備發喪。



? ? 郭康離開時,已經近午了。



? ? 長孫世家的人哭得震天響。



? ? 長孫鶴在金陵城內還有藥局,還有酒家,都紛紛掛喪。



? ? 郭康是捕頭,一定要在江湖走動,但,真的聽不到有幫派和長孫世家結怨。



? ? “秘密七成在長孫家┅”郭康想了又想∶“等到夜晚,再去探探!”



? ? 同日下午,長孫家內。



? ? 一個瘦長的身影,穿過花徑,閃入了長孫秀媚的閏房。



? ? 他關上房門,赫然是丁忠!



? ? “喂!”正在綉喪服的秀媚似乎毫不驚訝。



? ? “阿爹剛死,今天不要!”秀媚仍在縫白色孝服。



? ? 丁忠雙手穿過她腋下,從後用雙手握著她的乳房,他伸出舌頭,舐她的粉頸,又咬

她的耳珠。



? ? “長孫鶴死了,這大宅只有三、兩個人傷心!”丁忠雙手握不滿她的乳房,但,他

舌頭長,不斷由粉頸舐向她的面頰。



? ? “討厭!”長孫秀媚用縫衣針戮他握著她乳房的左手!



? ? “你要不要快活?”丁忠左掌掌背滲出血珠來,但他沒有哼痛。



? ? 長孫秀媚戮了三、四下,她似乎見血就興奮了∶“哎┅哎┅你真壞┅我┅我怕了你

啦!”



? ? 她按住他的手站了起來∶“喂┅到床去!”



? ? 她俯低頭,伸出舌頭,舐了舐他手掌背上的血。而丁忠右手就去解她的裙帶!



? ? 看來兩人早有默契,長孫秀媚裙內是什麽也沒有的!



? ? 她趴到床邊,高舉屁股∶“好,你來舐!”



? ? 丁忠跪了下來,雙手按著她的屁股。



? ? 長孫秀媚的屁股瘦削不大,而且是尖的。但她只腿分開,那半塊牝戶就透了出來。

她的陰戶是粉紅色的,兩扇肉旁,是一撮的毛毛。



? ? 那裡像張開的肥蚌一樣,有些“汁”,丁忠伸長舌頭就去撩┅



? ? “啊┅噢┅”秀媚雙手執著蚊帳,眉絲細眼,十分享受。



? ? 她有的是青春,所謂十八無醜女,單看外表,誰也想不到她是如斯淫蕩!



? ? 丁忠舌頭很長,他不住撩啜肥蚝,就將蚝汁都啜了出來,那是帶膠的汁!



? ? 他滿嘴角都是泡,除了舐之外,他還用牙去輕咬那尖尖的屁股的白肉!



? ? “你┅你┅你這冤家┅啊┅”長孫秀媚似乎情動了,她突然掙開他,就坐到床畔。



? ? “來┅”丁忠用舌頭舐了舐嘴角的泡沫,露出淫邪的笑容來。



? ? 她小腹?起,雙腿微張,露出晶瑩多毛的牝戶,兩扇紅皮是油亮亮的,秀媚的人雖

瘦,但那隻奶子和身體卻不成比例!





《延齡秘笈》(二)



? ? 她上邊像兩個小竹荀似的,乳頭是尖尖的。



? ? 她小腹平坦,纖幼,曾顯赫一時的世家,後代竟有個女淫娃!



? ? 秀媚細長的眼是水汪汪的,她似乎有點急躁∶“還不把傢夥拿出來!”



? ? “東西什麽時侯拿到?”丁忠慢慢地解著褲帶。



? ? “你急什麽?”秀媚伸手一捏,就摸著他的褲襠,她好像拿著根擂鼓的木棍一樣∶



? ? “我人都給了你,阿爹又橫死,要拿那本小冊子,起碼┅要等舉殯後!”



? ? 丁忠沒有答話,只是解開褲帶,秀媚鬆手,褲子就掉了下來。一條紫紅色、半軟半

硬的六寸巨物露了出來。



? ? 以丁忠的年紀,那話兒應該是很快昂起的,但他卻不是。



? ? “不要死忍了!”秀媚突然嬌笑,她中指一點,就連點他小腹下、兩側的腿丫的穴

道。



? ? “噢!”丁忠怪叫了一聲,那氣功被秀媚出奇不意的破了,那大棒就馬上朝天。



? ? 那棒兒混身是紫紅色的,有有“角”!



? ? “好!”丁忠奸笑∶“你破我氣功,我就給你一頓飽的!”他雙手捉著她的小腿,

左右一拉!秀媚像一字馬似的給他擘開!



? ? 她用手撐頂著床身,小腹以下盡量?高。她的牝戶大張,連陰核都凸了出來!



? ? 丁忠的臂力很好,他兜著她兩隻大腿,狠狠的就將肉棍子一插!



? ? “哎┅雪┅”秀媚低叫了一聲,她牝戶大開,他的肉棍很容易就送到了底。



? ? 除了兩顆小卵外,他整根東西都是濕漉漉的,秀媚流出來的汁很多!



? ? 丁忠床上功夫很老練,他插了進去後,並不急於抽拉,只是將東西浸在暖暖的淫汁

窩。



? ? 秀媚是發不到力的,她微呻∶“冤家啊┅動嘛!”



? ? 丁忠淫笑∶“那本東西,是不是舉喪後一定可以拿到?”



? ? “哎┅是┅你搞到人家半死不活┅你┅”秀媚突然杏眼圓睜∶“你想死?”



? ? 丁忠一邊笑一邊拉動肉棍∶“這好東西,等一會你要親親!”



? ? “哎┅哦┅啊┅”秀媚呻起來∶“快點┅哎┅啊┅”



? ? 他動作開始加快,像拉風箱似的。



? ? “哎┅啊┅”秀媚拚命咬著嘴唇,她怕自己的叫床聲傳出戶外。



? ? 丁忠這樣擘開她的牝戶,自不然是每下都插中花心。



? ? 秀媚雖然樂,但他兜著她的大腿,始終有點累。他咬著牙齦,狠狠的搗了百來下。



? ? 她的牝戶流出的淫汁越來越多,秀媚雙眼翻白∶“夠了┅夠了┅來了┅啊┅啊┅”



? ? 他知道她第一次高潮來了,馬上拔出肉棍,鬆開手∶“這招是學你老爹的啦!交而

不泄,保存精力!”



? ? 秀媚跌坐床上,她突然一個翻身,像母狗似的趴在床上,高聳起雪白的尖屁股∶



? ? “來呀!你不是喜歡做狗公嗎?”



? ? 丁忠吞了口涎沫,他握著自己的肉莖,再從兩股中間插了進去!



? ? “雪┅雪┅”秀媚叫了兩聲,她咬牙低叫,屁股連連往後頓著∶“這次┅三幾下就

要┅你丟精!”



? ? 丁忠亦奮力將肉棍頂前∶“我┅我要你求鐃┅叫┅叫我饒你┅”



? ? “你┅你得了┅吧┅”秀媚的屁股連連往後撞,她突然?高左腳,跟著蠻腹一扭。



? ? “啊┅啊┅呀┅你┅”丁忠怪叫起來∶“你又用這招┅弊┅弊┅丟啦┅丟啦┅”



? ? 他迅速拔出肉棍,一道白流斷斷續續的射到她的屁股上。



? ? “又是虎頭蛇尾!快幫我抹!”秀媚嬌呼。



? ? 但丁忠獰笑∶“抹什麽,你這淫娃,先幫我吮吃凈我的‘蜜劍’!”



? ? 他迫她轉過身來,將肉棍塞進她的小嘴內┅



? ? 丁忠在傍晚才溜出秀媚的閏房。



? ? 長孫家的男丁都忙著在前院開喪,沒有人留意他。



? ? 在另一方面,郭康在入黑後,換了件夜行衣,就展開輕功,往長孫家內。



? ? 他的輕功是很好的,新月初上時,已經來到了長孫家的採石堡後面。郭康一躍,從

後院跳上了圍牆,再到屋頂。他居高臨下,仔細看堡內動靜。



? ? 靈堂已搭好,王氏與長孫玄跪在靈前燒紙錢,長孫虎就跪在另一邊。堡內的家丁、

婢女就做餘下的布置,丁勤就指揮各人掛燈籠。



? ? “咦!所有人都出來了,怎麽不見長孫秀媚呢?”郭康伏在瓦面上。



? ? “父親棄世,女兒不來守夜?”他覺得有異,於是爬起∶“按四合院的格局,主人

房應在東廂┅”



? ? 郭康躡足在每間屋頂搜索。



? ? “咦,那邊不是書房嗎?”他似乎看到有個長發穿孝服的身影閃進房內,郭康馬上

從屋頂跳下,他幾步就搶到窗前,用中指戳開紗窗一小洞望進去。



? ? 房內果然是長孫秀媚,她在找書,窗桌前,散布著書冊和字畫。



? ? “《延齡龜鶴法》呢?”長孫秀媚自言自語∶“怎麽不見呢?唉,這本書怎值一千

兩金子?”



? ? 她雖穿孝服,但手腳一點也不慢,不過神色緊張。



? ? 郭康雖望著窗內,但對四周環境,亦保持警戒。



? ? 他突然聽到有細碎的腳步聲,好個郭康,馬上將身一縮,整個人平躺在地上。



? ? 屋內的長孫秀媚亦聽到了,她一口氣吹熄了??燭。書房內外頓時黑漆漆一片。



? ? 郭康看到來人,亦是穿了夜行衣,但蒙上面,頭亦用黑布包裹,看不清是男是女。



? ? “有賊呀!”蒙面黑衣人的背後突然響起叫聲。



? ? 那黑衣人似乎很意外,這時不容選擇了,一縱就躍上瓦面。



? ? 長孫秀媚亦穿窗而出,她站穩身子亦嬌呼起來∶“有賊呀!”



? ? 郭康不敢怠慢,他滾到書房後,亦躍上瓦面。



? ? “先追這黑衣蒙面人!”郭康看到那黑影想奔出堡外。他運用輕功,追了過去。



? ? 黑衣蒙面人很飄忽,但功力不如郭康,很快他就追上了。



? ? “看鏢!”郭康故意叱喝一聲。



? ? 黑衣蒙面人一伏身想躲避,郭康乘對方一慢就撲了下去。



? ? 他緊摟著對方,兩人滾跌出採石堡外牆。



? ? 郭康雙掌平推,就拍落黑衣蒙面人胸膛。



? ? “喔┅”他雙掌所碰,竟是軟綿綿的,他是按落一個女子的胸脯上!



? ? 黑衣蒙面人嬌呼了一聲“你┅”



? ? 她亦很狠辣,雙手一抄,就抓郭康下體。



? ? “你拆我祠堂?”郭康縮手,向後一個鯉魚打挺,退開一丈!



? ? “看刀!”黑衣蒙面女郎扔出兩柄飛刀,跟著就快步進入樹林。



? ? 郭康用手挾著一柄,側身避開另一柄飛刀。



? ? 黑衣蒙面人原來在林中有馬匹的,馬嘶響起,她跳上馬背,打了馬屁股一下,那馬

受痛,如飛前奔。



? ? 郭康輕功雖好,但始終不及一匹馬。他苦笑∶“我倒忘了,人家是有備而來!”



? ? 郭康走入樹林,在星光月影下看地上的蹄印,那只是單騎。



? ? “長孫鶴一死!就有人來偷東西,看來,這是一項陰謀!”他站了起來∶“長孫鶴

有什麽秘密,令得身邊有人要殺他?”



? ? 採石堡內搜賊,鬧了半個時辰。



? ? 二更時分,郭康再次潛入堡內靈堂時,除了長孫虎外,已不見王氏及長孫玄等人。



? ? 有蠟光,亦有家丁走動,但守靈就只得長孫虎!



? ? 郭康已不將目標放在靈堂,他將注意力集中在東廂及書房。



? ? 採石堡這麽大,要逐間屋去查察當然不可能。但查大間的房就很易,特別是有燭光

的!



? ? 郭康想找長孫秀媚的,不過又給他發現了另一項秘密。



? ? 他是無意撞破的。



? ? 在王氏的房內,她摟著一個青年。



? ? 王氏是長孫鶴的元配,今年不過四十歲左右,她叫淑清,是望族之女。



? ? 此刻,她將一個青年摟在胸脯前,雙手摸著他的頭髮,兩人都默默無一言。



? ? 但那青年的手和口卻不很規則!他的手插進她衣襟內握著她一隻乳房,而他的口,

就隔著衣衫啜她的奶頭!





《延齡秘笈》(三)



? ? 王氏穿白色的孝服,她氣息很急速。



? ? 郭康用“倒掛金鉤”,俯身察看屋內情況。



? ? “不┅不要┅不要這樣嘛!”王淑清似乎很矛盾,她舍不那青年,又像要推開他似

的!



? ? “這個青年是誰?”郭康有點奇怪。



? ? “怕什麽?他死了,一切禁忌不存在了!”那青年仍把玩她的乳房。



? ? “不!我有點難過,畢竟,我們騙了長孫鶴這麽久!”王淑清幽幽的嘆了一口氣∶

“你還是走的好!”



? ? 那青年回過頭來,赫然是長孫玄!



? ? 郭康呆了眼,他腳尖勾著的瓦片突然一松!



? ? “沙┅”的幾聲,有些石灰跌了下來。



? ? “誰?”房內的王氏反應之敏捷,出乎郭康意料之外!



? ? 她穿窗飛出,衣袖一揚,七點寒光就射向郭康所在的位置!



? ? “七點寒星!”郭康冷汗冒出。



? ? 這是清河王德林成名暗器,用機托放出,暗器淬有劇毒,一放就是七件,分打人的

上、中、下三路。



? ? 假如避暗器的用“鯉魚打挺”後翻,那麽跳高之際,頭、胸就要中正;假如用“懶

驢打滾”躲避,則背、身亦會在蹲下時吃正暗器。假如掉頭直跑,則打中路的四件就會

釘入逃走者的背脊。



? ? 郭康跪在瓦面上,冷汗濕背。



? ? “七點寒星”就要打中郭康了!他突然往橫邊就跳!



? ? “拍、拍、拍”七點寒星打在屋檐上!



? ? 郭康跳到地面,方敢抹抹汗。



? ? “刷”的一聲,王淑清這婦人的長劍已追著郭康來,一招“黑虎偷心”就直刺他心

口。



? ? 她劍招都是奪命的打法!



? ? 郭康避了三招,不得不拿出三節棍來抵擋了!



? ? 王淑清攻了廿招仍攻不入,她有點急了∶“你是誰?你看到什麽?”



? ? 郭康“哼”了一聲∶“我什麽都看見了,長孫夫人,今早在下才來過驗屍呢!”



? ? 王氏似乎仍認得郭康了,她突然將劍一橫,就自刺胸口。



? ? 郭康想不到她會自殺的!



? ? “她死不得!”他情急下,就撒出手上的三節棍,他勁力貫注,棍頭撞正那劍柄末

端!



? ? “當!”的一聲,王氏的長劍被擊落。



? ? 雖然天黑,但她的臉比死人的還白!



? ? “夫人,死是洗不掉一切的,反而越描越黑!”郭康扯掉頭上的黑頭巾∶“有什麽

事┅還是告訴我吧!長孫鶴是不是你殺的?”



? ? “哇!”王淑清哭了出來,她搖了搖頭。



? ? “剛才的‘故事’,假如你肯對我講,我答應守秘密!”郭康仍全神警惕。



? ? 王淑清又一味搖頭∶“郭捕頭,假如你再逼我,我一定會自殺!”她拭了拭面頰上

的淚珠∶“長孫鶴下葬後,我一定將故事說出來,郭捕頭,你肯等多三天,小婦人敢保

證,只等三天!”



? ? “我怎能相信你這幾天不自殺?”郭康冷冷的。



? ? 背後突然傳來一陣咳聲∶“因為我也不許她死!”



? ? 說話的是長孫玄。



? ? 他已推門走了出來∶“我們並沒有乖倫常,因為,我不是長孫鶴的親生兒子!”



? ? “不要說了!”王氏又嗚咽喝止。



? ? “這件事始終要爆出來的!”長孫玄嘆了口氣∶“我只不過是長孫鶴的義子。因為

我是孤兒,才跟了長孫鶴的姓!”



? ? “郭捕頭!”王氏的臉似紙一樣自∶“三天後長孫鶴下葬,我們一定交待清楚!”

她左右的不斷望了又望,怕堡中其他人發覺似的。



? ? 郭康不想咄咄迫人,他亦需要時間消化這許多問號∶“好,三天之後!”



? ? 他拾回地上的三節棍∶“吃公門飯的,義氣和諾言很重要,人要對人建立信心!”



? ? 郭康躍上瓦面走了。



? ? 王氏白了長孫玄一眼,兩人分開不同的方向,慢慢消失在堡的南北。



? ? 郭康慢慢奔回衙門旁的小屋,他腦中一味想∶“長孫玄竟戀上了可做他母親的王淑

清,看感情,不像是假的!”



? ? “看起來,王淑清受的壓力亦很重,她怕人言可畏,但又捨不得長孫玄!”郭康用

手指比劃起來∶“會不會是長孫鶴髮現了姦情,這對淫賤母子殺人滅口?但┅看起來又

不像┅”



? ? “還有,潛進堡內的女子又是哪一路的人馬?”他搔了搔頭∶“這幾天,採石堡可

熱鬧了!”



? ? 郭康回到自己的屋子內,他只見破窗半開,冷風吹入,他也懶得點燭了,三扒兩撥

脫去夜行衣褲,只穿短褲就爬上床。



? ? 他鑽入被窩時又呆了!



? ? 被窩內有一具暖暖的胴體,一具女人的身體。



? ? “唔┅你終於回來了!”那聲音很嬌嗲。



? ? 她是一絲不掛的,室內雖無光,但月色從窗透入,看得出她很白,樣子很野,但很

俏麗!



? ? 她一條白白長長的大腿放浪的擱上郭康的肚皮上,不斷揩他褲襠內的肉棍∶“風流

神捕,你啞了?”



? ? 郭康一側身,就伸手握著她的一個大大的肉球∶“我從來不交來路不明的,假如你

不穿回衣服走,我就扭下你的奶子!”



? ? “哎唷┅”女郎嬌呼起來∶“為什麽兩次都扭得人的奶子那麽痛?哎唷┅”



? ? 郭康又呆了呆∶“我幾時碰過你?”他鬆開手。



? ? 女郎搓了搓被扭的乳房∶“剛才在採石堡,你不是先扭過我一次嗎?”



? ? 郭康怔住了∶“那蒙面女人是你?你┅你怎知是我?”



? ? 女郎嬌笑起來∶“因為我摸了你身上的令牌!”她從枕底一掏,掏出一個長方形的

虎頭銅牌來,那是郭康出入大牢時的“通行證”!



? ? 郭康做夢也想不到她的手這麽快的!



? ? “好,我不扭你!”



? ? 他一低頭,就在她的奶子上吻了一口,還“呵”了“呵”她的乳頭∶“你告訴我,

你是誰?摸進採石堡做什麽?為什麽又會爬到我床上來?”



? ? 女郎“咭”的又笑起來∶“除了粗魯外,你的問題也很多!”她雙手一探,就要握

地胯下那根肉鞭子∶“我想睡覺,等會再說!”



? ? “不!”郭康一側身,避開她的手∶“你總不能被我握了握乳房,就死纏要跟我好

的呀!”



? ? “我的身體從未給人這樣碰過┅”女郎的腿又擱上郭康的肚皮上∶“你玩過了我上

邊,當然要認數!我下邊也送給你好了!”



? ? “好!”郭康一翻身,又將她壓在身下,他雙手一握,又握著她兩隻奶房。



? ? 她的奶子很大,他的大手握不滿那又白又滑的肉球。



? ? 他一低頭就用嘴巴去吻她的粉頸,去舐她的耳珠。“唔┅好香┅”



? ? “啊┅噢┅”女郎呻吟起來,她不斷扭動腹肢,用小腹去揩他的肉棍兒。



? ? 郭康的嘴,從她的頸往下移,他?起她的手,就去舐她的腋窩。



? ? 那裡有相當濃密的毛髮,泌出女人特有的氣味,郭康的舌頭舐在毛毛上,她呻吟得

更大聲了∶“哎┅啊┅唔┅”



? ? 他的嘴再移,舌頭舐過她深深的乳溝,跟著,碰上那已經發硬凸起的奶頭。



? ? “噢┅噢┅”她的手大力的按著他的頭。



? ? 她的奶頭不大,像粒黃豆,這是未生過孩子女人的奶頭,假如生養過,那兩粒就不

是“蓓菅”而是“紅棗”了。



? ? 郭康大口大口的舐,她雙腿緊張得箍著他的腰,小腹不斷往上挺。



? ? 郭康手和口的攻勢還未停止,他胯下的肉棍也還未昂起!任憑女郎磨拋,他還未進

入作戰狀態。



? ? 他像個飢餓的嬰兒,捧著她的奶子不斷的啜了又啜。



? ? 而她的手已急不及待就扯他的短褲∶“唔┅我┅要┅來┅來嘛┅”



? ? 女郎已抵受不了郭康的啜乳,她掏出他那根半硬的肉棍來。



? ? “你┅你為什座┅啊┅啊┅還是軟的?”她的手不斷搓他的肉棍頭。



? ? 郭康撥開她的手,他將肉棍頭抵著她的陰核就磨來磨去。他雖然沒有插入,但這樣

不斷揩磨,已令她的牝戶源源的流出白涎!



? ? 那些淫汁弄濕了女郎自己的腿側!



? ? “噢┅啊┅”她的手指甲大力抓他的背脊∶“給我┅給┅我死了┅啊┅”



? ? 郭康突然鬆開了啜奶的嘴∶“很難過是不是?下邊都濕了?只要你告訴我你是誰,

偷進採石堡做什麽?為什麽爬上我的床?我┅就賞你一根熱火棒!”



? ? “唉┅冤家┅”女郎不斷的扭著腰肢∶“啊┅好┅好┅我是妙手女神偷史菁菁,十

天前接到銀票,有人叫我去┅去採石堡偷一本《延齡龜鶴法》,代價是三千兩黃金┅”





《延齡秘笈》(四)



? ? 史菁菁呻吟著∶“豈料┅堡內死了人┅又碰到你┅所以┅我想找你,我想問┅問點

內情!”



? ? 她雙手一帶就握著郭康的東西!



? ? 他那條肉棒揩磨了這麽久,已經發硬昂起,自然順勢把她一塞,直透到底!



? ? “┅啊┅啊┅雪┅雪”史菁菁雙腿鉗著郭康的腹,屁股已不停的往上屹!



? ? 他只感到肉棒套在一條又濕又窄的通道內,他稍為拉動,肉棒就滑出來。



? ? “騷貨┅”郭康再插了進去,他暗中運勁,就用九深一淺,密密的插了百多下!



? ? “哎┅哎呀┅呀┅”史菁菁張嘴呻吟大叫,她屁股像搖風車似的篩了又篩∶“死

了┅死了┅噢┅來了┅我高潮來了┅”



? ? 她的洞內噴出一股熱流,“燙”得郭康的“龜頭”很舒服。



? ? “你這淫娃,就勝在多汁!”郭康怕她叫得太響,給路過的衙差聽過,他牽了一

角被∶“你咬著,不要叫得太響,還有好受的呢!”



? ? 史菁菁粉面一紅,郭康趁勢又插了她兩、三百下,令到她兩眼翻白,身子亂抖!



? ? “唔┅唔┅噢┅”史菁菁牝戶突然產生吸吮力似的,緊緊吮著郭康的龜頭。



? ? “嘩!”郭康被她暗勁吮得兩吮,龜頭一陣甜暢,他大力的扭動著她的乳房。



? ? “你┅你┅呀┅呀┅我死了┅”史菁菁亦亂抓他的背脊。



? ? 郭康突然拔出他的肉棍,一跪就跪在床上,他一手捏著她的鼻子,史菁菁菁的小嘴

張開時,那熱捧就噴出白漿,弄得她滿嘴都是!



? ? “唔┅噢┅”她露出媚笑,還伸出舌頭,將嘴角的黏液舐了個乾凈!



? ? “賊婆,你快活完了,還不穿衣服走?”郭康拉回短褲∶“大爺要睡覺啦!”



? ? 赤條條的史菁菁仍躺著不動∶“你還沒有告訴我,你查出什麽?”



? ? 郭康“哼”了一聲∶“長孫鶴是給家族中的人毒殺的,是不是和《延齡龜鶴法》有

關,還查不出。”



? ? “喂,賊婆,你的衣服放哪處?”



? ? 史菁菁呶了呶小嘴∶“都塞在床底下!”



? ? 郭康伸手一撈,將她的夜行衣褲、靴抓了出來∶“這渾水不要趟了!”



? ? 他將衣服扔到她面上∶“這個主謀很陰沈,是誰和你聯絡的?”



? ? “我們從來不追查僱主是誰┅”史菁菁竹掠了掠她有點亂的秀髮∶“銀票是金陵最

大的福泰錢莊發的,指示是偷了那本書後,送到北帝廟!”



? ? 她慢慢的穿回衣褲,先是肚兜,然後是內衣┅那具白白的胴體,線條十分優美。



? ? 郭康嘆了口氣∶“你由窗口進來的,請由原路出去,記住┅不要趟渾水!”



? ? 史菁菁“咭”的一聲笑了笑,“嗖”的消失了!



? ? 郭康“呼、呼”的睡到天明,一宵休息後,他的頭腦清楚很多。



? ? “看樣子,長孫鶴死前研究的“長生不老法”,受到人眼紅,但假如可以長壽,他

又怎會給人毒死?”



? ? 郭康心想∶“在他出殯前、採石堡一定有答案!”



? ? 他決定再到堡里去。



? ? 長孫鶴暴斃的消息,已經傳遍金陵,長孫鶴近年雖然和武林同道少來往,但生意上

的朋友還有幾個,弔祭的人亦有一些。



? ? 郭康混集在弔客內,留意靈堂上的舉動。



? ? 王氏在長孫玄摻扶下,跪在蒲團上,長孫虎就獨自跪在旁,他的妹妹秀媚就蹲在最

末。她們的面上,多少都有點哀傷。



? ? “長孫鶴近年,錢銀已沒有那麽疏爽了,聽說,他正研究一隻長壽葯,想不到就死

了!”



? ? “這隻葯成功,長孫世家就可以復興,唉,想不到功虧一簣!”



? ? 靈堂上的賓客,紅竊私語,郭康一一聽在心裡,但,就沒有可疑的人。



? ? “有客到!”府中的家丁突然大叫。



? ? 郭康望向大門口,又怔了一怔!



? ? 來的是個老者,他太陽穴賁起,看得出是內功極深的,走在地身後是一個女的,她

打扮淡素,但樣子竟和史菁菁有八、九分相似!



? ? 郭康搓了搓自己的眼睛,昨宵的風流,雖然在摸黑中完事,但那女體、那面胚,他

依稀是沒有記錯的!



? ? “是她?”郭康呆了呆∶“她是九宮派的?”



? ? “未來親家老爺文掌門及文小姐向故長孫鶴老爺弔祭,上香!”靈房前有人呼禮。



? ? “她是九宮派文力豪的女兒?為什麽騙我是史菁菁?”郭康慢慢移到人群後,望著

文氏父女。



? ? 行禮上香後,長孫虎站了出來,招呼文氏父女,王氏撇下長孫玄,向文力豪還禮、

寒喧!



? ? 文力豪似乎想知長孫鶴的死因,在長孫虎及王氏陪同下,轉入靈堂後看躺在棺木內

的屍身。



? ? 史菁菁的文女就張頭四看。



? ? 她的目光很快就和郭康的視線接觸!



? ? 雖然距離遠,但她的眼神很平淡,根本就是不認識似的,遑論兩人曾經有過肌膚之

親了!



? ? “難道人有相似?”郭康又呆了呆。



? ? 弔客中,很多留在採石堡一夜,到翌晨送了長孫鶴的棺柩上山才走的。但亦有弔祭

完,吃點茶水就離開。留下的,就只有文氏父女,和三幾個遠道來的故舊。



? ? 郭康留意到,丁勤、丁忠兩父子都忙於在外打點,很少踏入靈堂這邊。



? ? “這個管家,似乎和事情沾不上關係似的,為什麽長孫鶴又用他管理採石堡呢?”

郭康好奇心又起。



? ? 很快,太陽下山了。



? ? 丁勤、丁忠父子送走了大部吩弔客,又忙於安排素食與留下的弔客。



? ? 偏廳開有四、五圍齋筵,堡內有數十人晚膳。王氏與子女還有姓文的,一直留在靈

堂內。



? ? 郭康跟隨弔客,在偏聽吃了點飯菜,就獨自躍上瓦面!



? ? 整個採石堡都掛了白,氣氛有點陰森。



? ? 郭康照著前一晚的路線,又來到堡後,突然,他見到丁勤、丁忠父子的身影。



? ? “是他們了!郭康輕輕的跳了下來,躡足跟在他們身後。



? ? 丁勤父子很小心,一邊行一邊還回頭張望,看樣子他們是要商量什麽大事似的。



? ? 郭康遠遠的看著他們入了一間小屋,才用“踏雪無痕”的輕功,搶到屋旁。



? ? 他將耳貼在窗旁,隱約聽到丁勤父子的對話。



? ? “那本書不在死鬼的身上,是我指揮人?長孫鶴入棺的,就是發現不了!”



? ? “堡內的錢銀怎樣?”那是丁忠的聲音。



? ? “用完這半個月,差不多用光了!”丁勤似乎嘆氣∶“城內的藥局、酒家,都按了

給福泰錢莊,剛才他們有人來過弔祭,長孫鶴頭七一過,他們就要接收!”



? ? “長孫家什麽也沒有剩下?”丁忠似乎不忿。



? ? “除了採石堡這祖屋,我看沒有了!”丁勤又嘆了口氣∶“假如他們有錢的話,又

怎會請我這個外人管數?”



? ? “長孫鶴唯一值錢的,就只有《延齡龜鶴法》這本書上的製藥方單,假如他不是暴

死,只的研製出那葯,長孫家就中興有望,現在人死了,家當又賣得七七八八,要守下

去,看也不容易!”丁忠的聲音。



? ? “聽說文家方面,這次來弔祭,亦是想查察一下,環境不許可的話,那┅那還要退

親呢!”



? ? “爹┅”丁忠的聲音∶“幾日後,這個長孫家一定散的,我們怎打算?”



? ? “忠,你要不要帶長孫老頭的女兒一起走?”丁勤的聲音∶“我搜搜刮刮,也有三

百兩銀子,夠回鄉買點田地的!”



? ? “哼!三百兩對我有什麽用?”丁忠似乎冷笑∶“長孫秀媚這姣婆玩了這麽久,我

已有點厭,假如找到那本書,還可以和她‘委屈’多一會,否則,爹和我將所有的銀兩

帶在身,我們另尋新主去!”



? ? “丁勤似乎不甚陰險,但他的兒子┅”郭康一邊聽一邊想∶“分明是個小人!”



? ? “忠┅”房內的丁勤又說話了∶“我們全部家當,三百兩銀子就放這裡,有什麽事

的話,你先拿著,帶回鄉買十畝田,買間屋也夠了!”



? ? “我看這幾天當長孫鶴下葬後,債主就會上門,到時,我會被纏著走不開!”



? ? “好。爹,這秀媚我要撇了她,你不能充好人,這婊子在床上呼呼喝喝的,我以為

長孫家有錢,也啞忍了一年,現在┅哼!”



? ? 郭康正想戳穿紗窗看屋內情形時,突然聽到遠處有人呼喊∶“靈堂起火了!”



? ? “啊,靈堂起火?”郭康嚇了一跳!



? ? 屋內的丁氏父子亦似乎聽到了。



? ? “不好,靈堂起火!”丁勤結結巴巴的∶“我要去救火!”



? ? “一定有人乘亂想做大事!”丁忠亦很緊張∶“我到書房那邊去。”



? ? 屋內丁氏父子似乎將一些東西搬回,郭康知道他們就要離開,馬上伏在地上。



? ? 丁勤父子推開屋門,匆匆的走了。



? ? 郭康想了想,就撬開窗,爬進屋內,他想看看丁氏父子收藏了什麽!



? ? 屋內堆放著柴枝、禾草,郭康看了看,屋角地上有點沙屑,磚塊已有點剝落。





《延齡秘笈》(五)



? ? 郭康望了望那磚塊,突然搶到跟前,他東敲敲,西摸摸,終於,發現有三塊磚是空

的,他拿出磚頭,一面有個灰布包袱!



? ? 郭康打開,包袱內有十多錠銀,還有兩張銀票,那是福泰錢莊的!



? ? 郭康將包袱放在手上拋了拋,他似乎想到什麽“鬼主意”┅



? ? 靈堂上的火不是很大,丁勤丁忠父子向著不同的方向跑,兩人都不是奔向火場!



? ? 丁勤是走向偏廂,他似乎很焦急。



? ? 丁勤想得甚周到,他不奔回火場,反而趕去東席,那處是堡內水井所在。



? ? 他見到堡丁已在打水,自己就提起一桶水,再趕回火場!



? ? 這樣,長孫家的人都以為他第一時間去找水救火,就沒有人想到火起時,丁勤為什

麽不在靈堂附近!



? ? 他做事每一步都留有後著!



? ? “丁總管,剛才是燒冥強,不小心燃著了挽帳┅”長孫虔和王氏等果然以為丁勤搶

去拿水。



? ? “是小火,我們救熄了!”長孫玄拍了拍那些灰燼∶“風較大,真要小心!”



? ? 靈堂上,只不見了長孫秀媚。



? ? 她這時正在書房,逐一書架細找。



? ? 丁忠跳上瓦面,很快亦來到書房!



? ? “是誰?”長孫秀媚警覺性很強。



? ? “是我!”丁忠穿窗而入,他從後面摟著她的腰肢,下體就頂著她的小屁股磨了起

來∶“問你母親問出結果來了嗎?在哪?”



? ? 長孫秀媚的頭往後一靠,靠在丁忠的肩膊上,她紅唇微張∶“問到了!”



? ? 丁忠的手斜斜從她衣襟插入,按在她充滿彈性的乳房上,一低頭,就將厚厚的嘴唇

印在她的小嘴上。她閉上眼,咬了咬他的唇皮。



? ? “唔┅噢┅”長孫秀媚很陶醉,她的小舌伸進他口腔內攪動,雙手按實丁忠搓她的

奶頭,雖然隔著褻衣,他仍可感到她乳蒂發硬凸起。



? ? “你這姣婆┅好┅讓你多樂一會┅”丁忠心暗想,他一邊吸她的香涎,一邊用下體

去擦她的屁股。



? ? 就在這時,書房向著丁忠背脊的窗門突然推開,有隻手向丁忠背脊扔出三把飛刀!

丁忠猝不及防,長孫秀媚仍是如癡如醉之際,這下變故來得十分突然!



? ? “波!波!波”三柄飛刀齊柄的釘入丁忠背上。一把刺中心臟,一柄插中脊骨,另

一柄戮中肺部!



? ? “哎唷!”丁忠張口呼叫,他眼神似乎露出不相信的神情!



? ? 長孫秀媚張開眼,她嚇得尖叫∶“丁忠!你怎麽了?”



? ? 丁忠伏在她背上,長孫秀媚挪開了身子,他就“砰”的倒在地上。



? ? 丁忠給飛刀殺死了!



? ? 長孫秀媚身子不慢,她立即穿窗而出,但房外靜悄悄的,那裡還有人?



? ? “老爺書房死了人哪!”



? ? “丁總管的兒子給人殺了!”



? ? 堡內家丁的呼叫聲,郭康遠遠亦聽得清楚,他頓了頓足∶“真笨!假如跟著丁忠,

一定可以捉到殺手!”



? ? 丁忠的屍體?到大廳,丁勤自然是老淚縱橫。而長孫秀媚則臉青白的從另一角縮回

靈堂。



? ? 郭康跳上堡的高處,望不到有人離採石堡!



? ? “兇手還沒有走!又是堡內的人?”



? ? 來弔祭的武林中人,很多亦躍上瓦面想擒凶。



? ? 郭康這時,不得不表露身份,他走向採石堡大廳。



? ? “郭捕頭,是你?”王氏和長孫虎似乎不很驚訝∶“你老兄一定在附近,知不知道

誰殺丁忠?”



? ? “堡內的人!”郭康講得斬釘截鐵。



? ? “那是誰?”長孫家眾人及文力豪搶著問!只有史菁菁低下頭來。



? ? “一個想阻止丁忠做某件事的人!”郭康知道丁忠是死在長孫鶴的書房內的∶“我

猜,丁忠是想到書房找那本《延齡龜鶴法》!”



? ? “他要偷老爺的葯書?不可能!”丁勤咆哮∶“我們父子絕不是賊!”



? ? “一定有人引他到書房,然後用飛刀伏殺地!”丁勤苦著口臉∶“這葯書對我們父

子不重要!”



? ? “但將葯書偷出來賣,就很值錢!”郭康嘆了口氣,他將眼睛飄過史菁菁的面上∶

“剛才各位都在靈堂?”



? ? “是呀!除了起火的一刻!”王氏不失家長的身份∶“郭捕頭,你是不是指靈堂內

其中一人是兇手?”



? ? 郭康望了眾人一眼,只見長孫秀媚粉面最白,亦最不自然∶“對!普通人不會殺丁

忠,你們說說靈房怎起火的?”



? ? 長系虎望了王氏一眼∶“母親大人,就讓我告訴郭捕頭好不好?”他執禮甚恭。



? ? 王氏點了點頭。



? ? “剛才是我燒冥強,火盤甚近祭帳,我低頭在燒,但突然捲起狂風,我身旁的布帳

就著了火!”



? ? “我怕傷及父親遺體,所以就叫救火,眾人就拍打火種,亦有人去拿水!”



? ? “那時,你妹妹長孫秀媚在不在?”郭康突然眼一瞪∶“你要講老實話!”



? ? “我不在,我肚子痛,去了茅廁!”長孫秀媚尖叫∶“我向天發誓,我並沒有殺丁

忠!”



? ? 文力豪這時插口∶“要殺人,機會多的是,如果是堡內人做的,又何必在今宵?反

正大夥都走不了,何不等多一天?”



? ? “好!今宵我就睡在堡內,假如下半夜無事的話,明早我也送長孫老爺子上山!”

郭康嘆了口氣。



? ? 大廳旁多放了一條屍,堡內的人都很驚心。



? ? 丁忠的遺體用草席蓋住,等侯白天再放進棺內。



? ? 二更後,靈堂前眾人回房休息。



? ? 郭康睡的客房,是最貼近大廳的。



? ? “文力豪的女兒,為什麽要冒充是史菁菁呢?她肉誘我,背後有些什麽目的?”郭

康反覆的思索∶“看剛才的樣子,長孫秀媚對丁忠的死,似乎十分驚惶傷心,這兩人關

系不尋常,長孫秀媚知道的一定不少!”



? ? 郭康決定找長孫秀媚私下問問。



? ? 他推門躍上瓦面,他往西廂看看有誰未睡!



? ? 長孫秀媚此刻還沒睡。



? ? 她已無憂傷的神色,這時她剝得赤條條的躺在綉榻上,她自己搓揉著自己的乳蒂,

大腿下是夾著一個軟枕,嘴內“哎┅啊┅”的呻吟著。



? ? 房內點著紅燭,她似乎痕酸難眠。



? ? 突然,她伸手到床頭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