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骚货女友让我偷看她挨別人操

时间:2020-02-17 17:33:32


我那骚货女友让我偷看她挨別人操
早上9点多时,被楼下叫卖声吵醒
孙玮的胳膊还搂在我脖子上,我拉开后坐起身,拿过床头的香烟,马上一阵
烟雾在床头弥漫
孙玮翻个身继续睡一边道:「大清早抽个屁,呛死了!」
「睡醒一根烟,赛过活神仙。」接着又是一通烟雾,左手放在了孙玮的乳房
上。
「要死呀!」孙玮一声娇喘,想推开我手,我趁势向她下面摸去:「什么时
候穿上内裤了?我还以为你裸睡呢。」
「你以为谁都跟你这大流氓一德行呀!」孙玮边说边拉我手。
我一时兴起,幹脆掀开被子,伏下身体把嘴贴到她私处嘴�嘟囔着:「让我
闻闻香不香。」
「啊……」孙玮尖叫一声,拼命挣扎着,可我此时正陶醉在她私处迷人的味
道中,深吸一口,大声道:「好骚啊!」
「讨厌!」孙玮扭动腰支,我一把扯下她内裤,顿时被眼前的景象迷住了,
一条粉红色的肉缝,四周有细密的阴毛。
孙玮见我定睛细看,羞愧中用手遮盖时马上被我一把拉开,只听她说:「有
什么好看的嘛……啊……唔……別,別亲那儿……痒……啊……」
我根本不理会,先是有一下沒一下地亲吻,再勐然把嘴贴在她阴唇上狠劲咂
着,舌头也拼命望阴道�探。
地道战大家都看过吧?就是那个抗日的电影,我小时候上学时学校动辄组织
去电影院看。现在孙玮就是在抗日,而我则跟小日本似的,就是挖地3尺也要打
通她。
当然了,我也很讨厌小日本,只是在这�形容一下我当时的样子,各各位朋
友不要误会。
孙玮此时早已沒了抵抗力,只有蹬直了双腿时而又紧夹我的头,口中支吾呻
吟,也不知道念的哪国经。经过昨天晚上的奋战,她现在还这么浪,我自然更卖
力地舔舐。
要说孙玮吧,有一特点,来得快,去得也快,沒几分锺她浪叫一声:「啊,
要洩了……啊……」
顿时一股热流朝我嘴�喷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吹潮?我不禁品尝了一下
味道,说实话,着实不怎么地,有点像过桥米缐放凉了那种味。
又或许是当时我太激动,导緻味觉器官暂时失效也未可知。反正感觉不怎么
样。她高潮过后仰着头在床上喘气,我此时虽性慾沖头,但沒有急躁,爬下床打
开电脑上网。
打开个H网,浏览了几个新图。觉得还可以,尤其是一张女人趴在床上翘着
个大屁股,看得我沖动难忍,下面的鸡巴早已高高勃起。此时孙玮走过来,一把
握住我的肉棒,一阵搓揉。
「好爽!」我心�暗叫道。
孙玮说:「黄色论坛有什么好嘛,你天天泡在上面。这么久了连个斑竹都当
不上……」
我一边享受着孙玮的抚弄,说:「妇人之见!你以为斑竹是那么好当的?首
先得有舍己为人的精神,牺牲自己的宝贵时间为广大朋友服务,还要有明察秋毫
的能力来分辨转贴原创,更要有公正的品性给与奖励与处罚,你以为随便一人就
能当?」
孙玮沒吭气,我突然觉得龟头一热,原来她张嘴含住了我的鸡巴。
要说孙玮这姑娘吧还有第二个特点,就是想什么做什么,一点不犹豫。搞得
我有时还接受不了。
孙玮的香舌在我龟头上来回翻捲,我强忍着,逐一欣赏图片。突然孙玮双手
轻捏我的睪丸,然后快速吸吮我鸡巴杆,真她妈爽!眼看我就要射了,突然电话
响了。
我接通电话,沒让她继续再舔,自己也好缓缓劲。
只听电话�一男的沖我喊:「孟飞,你他妈日逼呢?都几点了还不下来?苏
雯今天结婚都准备走了,就等你了!」
「糟糕!这么大事竟然忘了,这不是坏事嘛。」
连忙起身穿衣服。孙玮也想起了怎么回事,道:「都怪你,早上好好的折腾
我,这回好了吧?人家结婚你赶不上了……」
「你他妈烦不烦!」我大喝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唠叨沒完?」
孙玮哼了一声再沒说话,转身默默穿牛仔裤。
三十分锺后,世纪星酒店。
我和孙玮刚到门口便见何平朝我走来,说:「昨天还让你早点早点,你答应
地挺爽,每次就弄这种事!」
「你让他们先开始结嘛,我又不是重要人物。」
「你以为我们不想啊,雯儿死活不让开始,说不等你来这婚就不结,都和新
郎红脸了!他妈的这叫什么事啊,人家结婚非等你。」
等我见到苏雯时大家都挺尴尬的,见她眼圈都红了,我忙解释道:「路上堵
车……」
苏雯穿着婚纱,化着淡妆更显得楚楚动人,孙玮上前拉着她手道:「雯儿今
天真漂亮呀!」
苏雯说:「孙玮姐,你们今天要不来我就不结婚了!」
「那哪儿成?跟我似的?跟了个有今天沒明日的人?」
他们一阵笑声,我沒吭气。这时我才发现旁边站着的新郎——理工大学毕业
的,硕士学位,打扮得一表人才,很正经地那种。
我上前道:「我这妹子就交给你了,以后可得对她好,亏待了她你可沒好果
子吃!」
新郎很木讷地道:「不会的,不会的。」
新郎家�人亲戚朋友一大堆,苏雯这边儿就我们几个和苏雯她妈。一阵俗套
仪式之后入席吃饭,无非是N道菜连续上,新郎家挺有气派,请了许多朋友。
现在这席间吃饭喝酒什么的我就不赘述了,再次交代一下各人物资料:
1我,孟飞,男,25岁,无业青年。
2孙玮,我女朋友,24岁,音乐学院大3学生,特长:钢琴。
3苏雯,跟我从小朋友,23岁,专科毕业。
4何平,男,我朋友。25岁。
5新郎,名字忘了,反正学历高家有钱人品正就是了。
席间我去洗手间,出来时正碰上苏雯。她已换了身衣服,她也上厕所出来,
我跟她聊了几句。我们打小关系就很好的。
她说她最近学习上网呢。
我们正聊着,而此时在酒桌上,我女朋友孙玮旁边坐着的何平,看我不在,
眼睛便总往孙玮胸前瞟,孙玮马上就发觉了,但不做声,突然感觉到一只手放在
了她的腿上。
孙玮看了何平一眼,何平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可手下却开始轻抚摸孙玮的
大腿,由于桌子铺着拖地的桌布,席间的人都沒发现。
孙玮本来就挺骚的,被他这么一摸,欲火马上上来,又看我不在,便任其抚
摸。何平一见有戏,手朝上摸去,隔着牛仔裤抚摸我女朋友的阴户。
孙玮低声道:「別得寸进尺啊!」便要拨开和平的手。
何平笑了笑,拉着何平的手往自己裤裆处按去。孙玮隔着他裤子摸到一硬硬
的东西,不由得心儿一酥。
只听何平小声说:「我想掏出来给你摸。」
孙玮以为他不敢,便说:「掏啊,有本事你掏。」说罢抽出手夹了口菜吃。
此时何平又一次拉孙玮的手下去摸自己下面,孙玮一吓了一跳,道:「你怎
么真掏出来啦?」
连忙准备抽手,可哪�抽得出?何平死死按住孙玮的玉手在自己的鸡巴上,
说:「好妹子,你给哥套套啊求你了。」
孙玮一时也有了兴头,还从来沒有在这种场合下摸男人鸡巴,便一边用左手
套何平的鸡巴,一边夹菜吃。何平爽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装作细心磕鱼,其
实正在享受我女朋友给他打手枪呢。
画面一转——接着说我吧,我刚才说哪了?哦,对,说到我在和新娘聊天,
可这不安全,我连忙停下来,安慰她几句,让她以后好好珍惜老公。
我回席间接着吃饭,而旁边的孙玮竟然还沒有停,她心�十分激动,自己男
朋友就在旁边,而自己却在套弄另一个男人的鸡巴,多刺激!
何平见我回来了,便想射了了事,一面怕我发现,而孙玮突然抽手停止了,
她怕射她一手。
由此又可证明一点:孙玮这姑娘比较爱幹净。其实每个姑娘都挺爱幹净的,
即便是妓女。其实妓女只是大家认为她髒,其实就拿身体本身来说,妓女不但经
常洗澡而且保养得也不错,这样才更能赚钱嘛,所以大家认为妓女髒这个理论是
不对的。
言归正传,何平见孙玮停止,他也小心翼翼地把鸡巴放回去。具体动作我就
不描述了,大家试一下就知道了。
(本来我想把苏雯入洞房再写一下,可是一想这样篇幅不免过长,而且人家
怎么洞的房我也沒亲眼所见,就不写了。直接跳到我和孙玮。)
回家后。孙玮换了鞋,便朝床上一躺,长叹道:「唉,累死了。」
我则马上打开电脑登陆论坛看看有沒有什么新贴。看到了3P的小说。
孙玮瞄了一眼,装作不经意地说:「你怎么对这种沒伦理的事感兴趣?」
我自然回到:「这有什么,只要开心就好了。再说自己沒机会实践都不能看
看吗?」
孙玮道:「你很想我和別的男人做吗?」
我看她问得挺真诚,便承认了。
于是乎,呵呵,孙玮就把早上吃饭的事给我说了。我一听,十分生气,道:
「我很负责任地告诉你,飞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孙玮忙说:「你不是很想看我和別的男人做的吗?」
她一脸委屈地说:「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这不是黎叔的台词吗?我不由得笑了,心下一想也是,于是便和孙玮想了一
个办法。请往下看:
时间:晚上8点
地点:我们家
人物:孙玮,何平,我(藏在衣柜�)
何平进门道:「电脑怎么了?孟飞不是会吗?」
孙玮说:「他出去了,晚上不回来。快帮我看看,泡泡堂进不去。」
何平弄了一会马上好了,孙玮忙坐下来玩,何平想起早上的事来,欲火又上
来,从后面一下抱住孙玮,说:「好妹妹,你成全我吧,我想死你了。」
我在衣柜�看了,又好气又好笑。孙玮挣脱开,说:「你把我当什么?我是
你朋友的女朋友!」
何平说:「我真地很喜欢你。」
孙玮说:「那你都喜欢我什么啊?」
何平道:「我最喜欢你的屁股。又大又圆。」
孙玮忙起来弯下腰,把一个被牛仔裤包裹着的大屁股挺起来,说:「是这样
的吗?」
何平不敢相信自己梦寐以求的屁股就在自己眼前,顾不了一切地扑上去,用
脸在我女朋友的屁股上又磨又蹭,还狠劲地亲吻。
孙玮笑道:「別亲了,不然我就放屁了。」
只听何平道:「放啊,你的屁我也要尝尝!」
沒料道孙玮正好放了一个响屁,我在衣柜�都听得一清二楚,只见何平深吸
一口,说:「好味道!」
然后上手便脱孙玮的裤子。沒两下便把孙玮下身剥了个精光。雪白的屁股在
灯光下十分迷人,何平眯着眼睛欣赏着这个美臀,咽了几下口水,然后一下把嘴
对着孙玮的屁眼吻了上去。
孙玮啊了一声,道:「你……啊……」她的屁眼虽然被我插过一两次,但还
是很娇嫩。
何平狠劲亲舔着我女朋友的嫩屁眼,右手手指插入了她的阴道�来回抽弄。
孙玮浪叫着。我在衣柜的缝隙�看了鸡巴不由得直了起来,连忙自己边看边套鸡
巴,好不过瘾。
何平此时弄够了,忙起身解开裤带,一根硕大的鸡巴直挺挺低对着孙玮的屁
股,他用龟头在孙玮的白屁股蛋上来回蹭着,孙玮忙道:「好哥哥,快给我吧。
妹妹痒死了。」
何平道:「给你什么啊?你说出来!」
孙玮起初不说,可何平的龟头又在她的阴道口磨蹭着,搞得孙玮春水一波接
一拨。南唐后主李煜那句诗是怎么说来着?哦,对,一江春水向东流!
孙玮此时欲火难耐,叫道:「好哥哥快用大鸡巴插我吧,我痒死了!」
何平听了马上腰身一挺,只见大半鸡巴已盡入孙玮的阴道内。孙玮大叫道:
「啊……好爽……」
我知道孙玮这样发浪都是为了让我看得过瘾,我不由得很感动。
何平此时一边挺动屁股,让鸡巴在孙玮的逼眼�进进出出,右手竟然也在使
劲拍打着我女朋友的大屁股,一边道:「骚娘们,哥哥我今天幹死你!妈的让你
发骚!幹死你!」
我看到孙玮雪白的屁股上那一条条红印,心�十分愤怒,但更多的是刺激,
而何平此时越插越快,嘴�道:「啊,妹……妹子,哥……哥要射了,射……」
说着勐然抽出鸡巴,只见一股股浓精射在了孙玮的白屁股上,与那红色的手
印对比鲜明。孙玮此时根本沒有高潮,只轻声道:「最讨厌你们这帮体外射精的
人了,一点技术含量都沒有!」
当时我听了就一个字——「倒!」敢情她是黎叔的粉丝?其实体外才是要技
术含量啊。